目前分類:02.獨白 (6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13來臨了,末日的熱情轉化為新生的期盼,給自己怎麼樣的目標呢?這一瞬間竟然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今年該做些什麼好,茫然作為一年的開始,或許能增加一些懸疑的美感。有人說,凡事不要太清淅太肯定,以免失去選擇的空間,可能就是在說明同一件事情吧。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摘自:http://pr.ntnu.edu.tw/news/index.php?mode=data&id=12600
(師大新聞)整合系所資源 致力多元發展
  文學院過去以系所各自為主發展,陳國川院長表示,希望能整合各系所資源,因為「單打獨鬥的時代已經過去了」,他舉國科會研究計劃為例,跨領域研究將是主流,因此整合院內各系所資源就顯得格外重要,文學院也和中央研究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簽訂學術合作備忘錄之協定,並積極與國家太空中心合作,引進研究資源,提倡系所間整合性研究。陳院長也談到,文學院會議室的啟用提供了小型研討會的舉辦場所,希望能促進跨系所的交流與合作。
--
 看看別人,想想自己。
 以前會期待自己的系所師長也有這樣的想法,因為「單打獨鬥的時代已經過去了」這句話貨真價實地在現實中上演了多年,但是如今也發現,期待自己可能比較實際一些,老師們仍然專注在個人獎的追尋,走廊上貼的一張張海報是最真的寫照。
 我們還在單打獨鬥的時代裡。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幾年前曾在捐血車上遇到一位大叔,從我進入車內就感受到一股窺視的異感。等我捐完血,舉著剛包紮完的手臂在喝咖啡看報紙的時候,大叔一個勁兒得跑過來跟我說話,從面相講到人生,還一直跟我確認我的行事風格和個性,當下實在是有點不悅。大叔也看出來氣氛有些微妙,就把義工大哥也拉過來聊天,在我的臉上指指點點,說如果要娶媳婦就是要這樣這樣這樣。最後連晚餐都要請客了,我深覺不妙,便硬生生拒絕大叔,腳底抹油跑了。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很久沒有寫日記了,也許是不想面對自己。這一兩年來,好像做了很多事情,也好像什麼事情都沒做,後者的感覺占大多數。仔細一想,也或許是做了很多不必要的瑣事,於是猛一回顧,發現自己還在原地,還在畫地自限,飛逝的是單純的時間,不是什麼值得誇耀的人生風景。經歷過的挫折,說痛,好像也漸漸回想不起來了,說體會倒是很多,好好面對自己的脆弱,是一件不得不的功課。

人嘛,不成長怎麼行?

不確定能不能找回寫日記的習慣,事實上已經不必再靠文字來自省了,有時候坐在河邊啜飲一杯茶的時間,騎車經過一座橋的時間,或者看著二輪電影的光影在眼前閃爍的當下,已經在整理自己的所作所為所思所感。沉思是得來不易的恩賜,腦筋能夠在一陣慌亂不堪的歲月中慢慢沉澱回來,再出發或許也不是什麼難事了。//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日情緒恁地不佳,關我的事也好不關我的事也好,都提到心頭上來擺著,彷彿自己太閒沒事做似的。那些好的不好的評價,其實背後有很多原因,我們在討論文學作品時很容易抽身的一些用詞,出現在自己的回饋單或者評鑑表上時,可不容易置身事外。其實那些評價可能只是當下時空背景裡的一個自然現象,事後再看,當成過眼雲煙竟需要一定分量的雅量。一堆亂七八糟的場景在腦子裡打轉,毀譽參半的言語拼拼湊湊,字字都像毒藥,侵蝕著我的時間我的睡眠。深夜裡突然轉念一想,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這些真真假假或許不是我該去掛念的,也或許是提醒自己有太多事情還學不會放下。有了這個念頭之後,今天竟沒有上PTT的慾望,前一天還不知道登入幾次的版,今日我卻一無所知,愛恨嗔癡充塞的世界頓時無味起來。一種跨越了什麼的感覺,油然而生,也許,是件好事吧。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以前時常莫名其妙地感傷、沒來由地嚴肅、為了一點小事就振奮不已。
對於這種難以控制的情緒變化,這麼多年來還沒習慣。
也許別人往往覺得我是個很鎮定的人,事實上並不如此。
當然也只有非常熟稔的朋友才會看到我爆走的那一面。

我可以為了與我無關的人事物在網路上與人打筆戰,
也可以為了雞毛蒜皮般大小但是違反我原則的事情抓一個聽眾、碎碎念到天亮。
也可以整個夜裡整個白天都在想一個人,連上課吃飯行走中都沒停止。

不過這些腎上腺分泌過度的情形,在家庭變故之後紓緩許多,
好像腎上腺都隨著眼淚流光了,正處於缺貨期。
喜怒哀樂變成同一個限界的東西,一個平面,沒有高低起伏,
如果看開或者放下不是那麼簡單,那我算是什麼情形?

年輕的時候要幸福很簡單,年紀大了,要簡單才會幸福。
這是昨天聽下港電台時聽到的一句話,
雖然主持人一邊在搞笑賣成藥,但是這句話本身卻很有哲理。
對我來說,也許目前為止人生都算是幸福的吧,但是不知道幾年前就開始追求簡單

人生都還沒開始轟轟烈烈,就想要超越?(還是逃離?)
極不穩定的內心才剛開始平靜下來,就以為自己長大了嗎?
或許,至今仍是一個幼稚的小鬼,
只是媽媽放手了,所以假裝不需要擁抱吧。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Nov 26 Fri 2010 02:15
  • 廢琴

白居易寫過許多諷諭詩,其中有一首是感嘆文化式微。古琴由於落伍、被排除在流行風潮之外,所以人們不聽、不學、不彈,一個文化產物就這樣沒落消殞。這樣的事情每個朝代都有,但是時代不斷遞嬗,人總不會一直專注在同樣一件事物上,多元發展是必然的,一旦發展太快,便引起人們的懷舊心,特別是與舊事物一同經歷過歲月的人,最是放不下。白詩〈廢琴〉是這樣說的:

   絲桐合為琴,中有太古聲。古聲淡無味,不稱今人情。玉徽光彩滅,朱絃塵土生。廢棄來已久,遺音尚泠泠。不辭為君彈,縱彈人不聽。何物使之然?羌笛與秦箏。

古琴在域外樂器羌笛與秦箏的面前失去風采,就像龍應台在〈菩提本非樹〉中以Hip Hop和古典、民謠對比,說年輕人已經不去了解令上一輩感動的音樂,反而指控上一輩「落伍」了。白居易看到外來的文化大舉入侵,雖不似顏之推那般頑強反抗,心裡的落寞還是隱隱刺著,彷彿這種失去是無解的命運。

現代人重視學鋼琴勝於學國樂不也是同樣的道理?台灣人對英語的重視度也大於學母語,為什麼?簡單講不過反映了時代潮流,什麼東西強勢,就有鑽入人們腦袋的力量。

但反過來想,當我們不要只看到失去的部分,得到的東西其實並不少,當社會內部的元素快速更替,社會的活力也就旺盛。或許失去的傳統再也無法在年輕人心中建立出與老一輩的認知同等的價值,但是大量吸收外來文化的社會,有可能因此而在世界立足,因為我們能吸納,就能與世界溝通。

舊傳統很好,新文化也沒什麼好抗拒的,琴能不廢,而與羌笛秦箏輝映,想是最好的結果,但是這樣的平衡,即便是現代,也非易事吧。

(秋田傳統七夕活動:竿燈祭)
秋田竿燈祭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醜陋的中國人〉柏陽

晚餐過後,到書店隨手抓起一本書來看,柏楊的〈醜陋的中國人〉。上面附的連結就是書中第一篇文章,是用辛辣語氣做的演講,當然場合絕對不會是在華人社會裡。我就這樣胡亂的咀嚼、瀏覽這些對於中國人天生性格的醜陋與污濁,看著看著心都糾結起來,是啊,我所處的生活文化裡負面的那個部分確實令人蒙羞。

在日期間,和幾個國家的朋友討論起中國、日本、台灣人的差異時,就已經隱隱有種恨為漢人的感覺。這是我個人的主觀意見,和別人無關。但每當我想起或者聽說某些中國人、台灣人特有的畸型文化時,就覺得血液裡的那種天生的、同流合污的快感會開始點燃。譬如愛面子,中華文化的人都愛面子,面子大過一切,為了面子問題,可以翻臉不認人,可以自我無限膨脹,可以胡亂打壓別人。我們的社會是這樣、官場更是如此,彷彿我們的天生就有種好勝的基因,喜歡把人踩扁,不習慣向人道歉,而且不先把別人踩扁就會被別人踩扁。

某段時期我還會說,噢!因為這是我們的文化啊。但是現在,我討厭這樣的文化,特別是我到幾個國家去闖過之後。到了比台灣更畸形的地方,會覺得施展不開、呼吸困難;到了更加直爽、自由開放的國度,鏡照自己文化的醜陋面,一樣是呼吸困難。

柏楊說的太好了,他的罵功厲害,所以我不必跟著他罵。他說中國人的文化是醬缸文化,他說中國人擅長窩裡反,該罵的都給他罵盡了,我只負責自我反省。老先生雖然有些論點罵過頭了,我也不想說什麼反駁的話,中華文化並不是整鍋都爛,好的部分從醬缸裡拎出來洗一洗還是可以吃的,只是在我們特有的壞的一面上,是不是能夠有所改進,那還得看造化。

學校在推行品德運動,寫了一篇品德作文就夠了嗎?看了幾部品德電影就好了嗎?肚子裡面有沒有刷乾淨只有自己知道。

今天學妹在我面前誇獎了某個人,我很心虛地說對啊我覺得那人還不錯云云,其實心裡是有很多不以為然的。但那樣的不以為然說穿了也只是不習慣誇獎別人。在醬缸文化之下,我們染上阿Q和厚黑的根性,連一點點施予與寬容都給不出去。我覺得部分心思被柏楊說中了,一方面感到汗顏,另一方面倒很高興,至少我有機會開始反省,然後開始改變。

我不期望能夠完全擺脫醬缸,能稍微洗掉一點腐臭味就很滿足了。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2010/7/26
2010, kyoto
絢爛的背後是怎樣的呢?(京都歌舞伎)



午間,洗完冷水澡,把魔鬼氈一般的黏得惱人的暑氣沖去,窗外忽然一陣淅瀝嘩啦,電腦螢幕上的氣象預報還說今日艷陽高照呢,這會兒卻下起蒼蠅大的雨點,窗台都快要擋不住那四濺的冷雨,本來還打算去研究室讀點書,計畫下一篇文章的架構,現在這雨勢卻將我懾進室內,一步都踏不出去,尤其想到我要將剛洗完舒暢的身體,要套上濕黏的雨衣,踩著漏風的生鏽腳踏車,逆著風雨爬上青葉山麓的文學院,真的是一想到這裡,就只剩下滿腦子意興闌珊。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n 23 Wed 2010 22:19
  • 形容

20100502 鯉魚旗


宮部美幸形容夏天揮之不去的溼熱暑氣,用的是打烊時仍久久不肯離去的客人。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J同學勸我對別人勿過於嚴格,懂得social會減少許多麻煩,這顯然是暗示我上週給老師的課堂意見,對老師太過刺激了。其實聽了有點沮喪,過去的教育告訴我,學習做個研究者,就要學習不盲目地接受別人的灌輸,不僅挑戰同學,也要挑戰老師,並勇於提出自己的見解。其實教學內容之外,我連老師的教學模式也每每有自己一套期待,一旦遇到教學方式與我的學習狀況不協調,就想要試著調整自己、調整老師。

我是隻飢餓的蟲,樹葉不夠吃的時候,就希望那棵樹能多長幾片葉子出來,因為這個環境不允許我們換棵樹。事實上,這裡也貧瘠得根本沒有另一棵樹。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伸手摸摸剛剪完髮的頭,左邊一個隆,右邊也一個隆,頭髮多的時候不曾發現的一件事,現在因為頭髮短得像個小男生而凸顯出來,如果我是光頭,肉色的腦袋瓜一定像個屁股,天冷時候頭皮乾燥發紅,就會像個紅通通的屁股,脖子上頂著腦袋,就像頂著屁股。

這也難怪平時老想些不務正業的廢事了,腦子像屁股一樣裝了很多屎尿,自然也不會有什麼清高的思想。從小不斷盤算著怎麼作弄別人,怎麼躲爹媽的教訓,怎麼鑽老師話裡的漏洞再反擊回去,也盤算著如何用最快的速度把作業寫完,然後肆無忌憚地玩樂,也常計算怎麼樣可以離家遠一點,這樣就可以整天懶散耍賴而沒有人在旁邊叨叨念。

大了以後,屁股腦袋開始想要把廢物排光,把爛思想壞點子惡作劇臭屁話都拉進馬桶裡沖掉,可惜不能像真實的腸胃一般有乳糖不耐症,如此一來喝杯牛奶就可以盡情排放,直到虛脫,不是很好嗎?但是往往新的黑色意念產生速度要遠快於清除速度,讀再多聖賢書也於事無補的感覺往往像一面鏡子,倒映著我的兩個屁股,分不清楚到底哪一個其實是腦袋。

但現在想想,頭上頂個屁股其實也不錯,反正也沒有理光頭的打算,腦袋披了頭髮,就像下身穿了褲子,怎麼看都是人模人樣,沒人會知道、也不會問起屁股的一天經歷了什麼,下面屁股規律地排泄,代表身體健康,上面屁股規律地清理,則是心智的增長,有無相生相死,期待一個完全純潔的腦袋太不切實際。

於是乎,很滿意自己長成屁股樣的腦袋。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兩個男子在路邊聊天。

甲:奇怪今天加油站怎麼排那麼多人,連馬路都快塞滿了,是汽油半價嗎?
乙:你不知喔,笑死人,甚麼半價,是漲價啦。
甲:阿一台車是有幾個油箱,排那麼久賺沒幾仙錢,不如來跟我抬槓。
乙:你又不知了,現在要是油漲了,便當就漲了,東西都漲了,麵包飲料雞腿都會漲啊,每個多一塊,全部不知道要多付幾塊錢。
甲:給我的錢不要少就好了。
乙:啊對喔,到時你要怎麼來這裡?坐車?坐車也是不俗。
甲:坐什麼車啦,我都碼自己騎車。
乙:你自己騎車怎麼可能不知道油起價了,騙瘋子喔。
甲:你怎會這麼仔憨,現在不是滿街路都是腳踏車,出門前路邊撿一台,騎過來附近就隨便丟掉啊,又沒車牌警察不會抓,蓋方便啊,四處都有準備好給我騎,要是運氣歹選到不好騎的,路邊再換一台啊。下班的時候也可以再撿一台,有時候早上黑白丟的那台還會在原地等我去騎哩。
乙:原來你不笨啊,有理,有理!那這樣我也要學你。

兩個男子朗聲大笑起來,差點打翻了身前兩只充滿污垢與零錢的鐵缽。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就像清早在街頭,偶然看見一個漂亮身影,我通常會開始想像她的背景她的生活她的性格,她手上的手提包是身份,行走的姿態是教養,表情與微笑弧度也許就是她當時自腦海湧出的話語。大溪地對我來說也是一種幻想,沒人告訴過我那裡該有什麼,除了畫家筆下的豐腴婦女,頭上頂著菜籃,或許還牽著小孩、挑選著水果吧,大溪地的激情成分大概瀰漫在空氣裡,我猜想著。婦女腳下是一個怎麼樣的島嶼呢?潮濕與乾燥的比例?炎熱和涼爽的交纏?畫中女子樸素但厚重的布料後面,是不是擁有一對繽紛熱情的胸脯?沒人告訴我,只能自己描繪著,把名畫轉映在腦子裡。

第一次聽到你說想住在漏水的公寓,一起煎魚和拖地,我就以它們為材料,畫出你臉部以下的存在,你的生活背景和靈魂所在顯示著這想法來自一隻貓,但是要一隻貓住在潮濕的屋裡還得拖地,似乎有點勉強,於是我又想,你也許不是一隻貓,你是期待和我一起築巢的水獺,然後把天馬行空的幻想放在肚皮上敲打演奏,吵鬧整個下午然後靜靜睡著。你的走音小提琴也許可以用來煎魚,反正都是會發出奇特的滋滋響的可怕物品,至於拖地只是你賴皮的藉口,一件永遠掛在嘴上卻永遠不會去做的事,我還曾經極為認真地想這就是我們將來的生活。直到你說大溪地是一首歌,漏水的公寓和一起煎魚拖地原來不是你的邏輯,是一句人人都能模仿的歌詞。倏地,你也收縮成大溪地畫作中的一角,我腦中的你,竟是別人塑造出來的。

2008/5/25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賴和有篇小說,寫的是臺灣早年貧困老百姓在高壓統治下的辛酸與無奈,秦得參喪父、受到後父歧視、工作不順利之後,十八歲娶妻,二十一歲時短暫的幸福又隨著母歿一併失去,最後不得不賣菜維生,連買「稱仔」(秤)的錢都湊不出來,央求妻子回娘家,與其兄嫂借「金花」典當些資本,並向鄰人借了稱仔,當作生財工具。在那個年代,買稱仔須向公家報備,是官廳的專利品,所以他的借,是違法亂紀的,大概與向人借駕照來開車類同吧。幸而他的走販生意不錯,生計得以維持,但也因此引來巡警注意。巡警本不過是想依勢討個方便,想秦得參必會雙手送上免錢青菜,不料秦得參從商未久,不諳其道,用稱仔秤了秤,那時的規矩是秤了就得算錢,巡警大怒,以「度量衡法」送他服監三天,只得拿好不容易攢下的,計畫要贖回金花的三塊錢去贖丈夫,那是生存希望的破滅。最後,那警員被殺死於巡邏道上。

有陣子我看完章詒和女士《往事並不如煙》,最大的感想是,如果賴和隔著一道海峽往當時的對岸望去,或許可以看到另一個自己,另一種混亂,或者另一個充滿悲劇題材的資料庫,讓滿腔熱血的作家盡情提取。在民國成立後、我出生以前的時間裡,海峽兩岸的人民,過得都不好,賴和在〈一桿稱仔〉之末寫著:「這一幕悲劇,看過好久,每欲描寫出來,但一經回憶,總被悲哀填滿了腦袋,不能著筆。」若真是事實,那麼《往事》中的高知識份子和〈稱仔〉中的下層平民,生活的苦悶確實雷同,而且日日上演。換句話說,不管何處,人民都受到壓迫,行動受到限制,沒法自由表達意見,只消一句話,招來的禍害便難以想像。只是這些事情,我是靠讀書知道的,當個旁觀者永遠安全無虞,不必擔心那天會來個荷槍實彈的人,把我捉進書中的年代。

記得多年前,臺灣還沒解嚴,我站在升旗臺旁拿著麥克風高呼「恭迎國旗……唱國歌!」的時候,賴和描寫的世界早已遠去;有一段時間還得在全校師生唱完升旗歌之後多呼一句「降~半旗」、「默哀三分鐘」什麼的,總覺得好玩,未曾細想箇中原因。領袖的遠逝受到國民瞻仰,好似李白詩裡乘著彩車升天一般隆重,我卻一直好奇「默哀」兩個字到底什麼意思。長大之後,許多遺忘了的小小經驗,在讀了幾段文字後,像從記憶的當鋪中贖回,並重新感受。那些過去的年代,人人都在努力豐富自己困窘的精神宇宙,人人都像行星般地以引力牽繫著彼此,物資極度缺乏的他們,卻比現在的我們擁有更強大的力量。他們在張愛玲筆下唱出的《秧歌》,聲聲洪亮,但我們卻往往壞了知覺,不知何時才聽得見。

美國曾發表了一項研究報告,說在「核心家庭」(小家庭)之後,社會結構的趨勢將被「獨身家庭」所取代,獨身可以稱之為家庭嗎?變遷之快,誰可預期?當未來人們的生活重心只有自己,有誰會在乎周遭人的內心世界以及群眾的甘苦,又有誰會回到歷史脈絡中,檢視某些重要事件的價值與定位?如果未來比現在的人們還不愛把眼光聚焦於前賢的教訓,飲水而不思源……,將來的世界跟過去狂熱而混亂的年代比起來,同樣令人難以想像。

中國大陸的文革、反右、大躍進什麼的,曾如火如荼進行,場面絕對勝過任何一部電影電視劇,作家用一枝禿筆,把血淚染刻在紙上,直到現在,許多作品還繼續呼吸著痛楚,告訴我們往事並不如煙。知識份子之間因為不同理念而有賣身、背叛、鬥爭、取義、枉死等不同際遇,如今誰也不能完全客觀地加以評斷。前年行旅上海十天,我在多位歷史人物的屋舍前徘徊,想假裝自己不再是操著臺灣國語的觀光客,卻更反襯自己對歷史的無知。臺灣不也走過辛酸歲月?是啊,臺灣走過,但是很多重要成分在歷史課本中被模糊、稀釋了,甚至是無跡可尋,我們所讀的都是揀選過的,我們指責日本矇起眼睛辯稱他們沒看到南京大屠殺的慘況、慰安婦哭泣的面容,也笑大陸的課本編造出蔣匪破壞江山、共產黨營造自由的虛擬故事,臺灣當然也有一套自圓其說的故事手段,只是我們早已習慣。

越是不完整的故事,越值得找出消失的拼圖,那塊拼圖的失落也可能起因於視而不見,事實上它一直都在那裡。換個角度想,我們不也是故事的一個角色嗎?我們走得出自己在演的那個故事嗎?

過去的事情太複雜,過去的年代退後得好快,突然發現那些不過是百年內的事情,比起焚書坑儒的秦始皇、毀譽參半的乾隆帝都要貼近我們的生活,為什麼多年來什麼都不知道?為什麼阿公阿媽把很多記憶裝箱,不告訴我們?官方文書沒有記載的事情、與老百姓切身相關的事情,他們的生活方式,他們會說的話,他們吃的東西,他們所追求的、所害怕的、所期待的,有些只能從文學中找到,如果我們不看、不想、不重視文人的紀錄,那我們不過是大時代中長了腳的肉球罷了,再大的眼睛除了自己,什麼也看不見。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A打電話來,要我別太相信老師,他說我正步入他的後塵,想要讓我及早回頭。他說那些老師總是一開始推心置腹,後來就將學生視如敝屣,到了那時候,事情與責任自動找上門來,不論那原先該不該累到你。

我聽了心情很不舒服,我是夾心餅乾裡的餡,老師要我去告訴A做學生的道理,A卻反過來要我別和老師走得太近。我從來不想討好誰,只想做好自己的本分,就學生而言尊敬師長,就學姊的身分來說指導後進,我對所有人客氣謙沖並非是想成為誰的心腹,已經很多人想利用我,已經有人這麼做了,已經有人讓我生氣或者感到噁心。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街旁,她看著兩隻狗見獵心喜地尋找貓的蹤跡。牠們嗅過門前掛著葫蘆的人家,在騎樓下駐足了一陣,又爭相將頭擠進水泥縫中瞧,瞧見了什麼誰也不知道。牠們此時突然在無聲的場景中吠了起來,猛然奔起,衝向那條斑色尾巴。狗盲目巡了一陣,最後在一輛機車周圍繞圈圈,聞了底盤和輪胎,面面相覷,都沒找到獵物。貓一直看著兩隻狗忙碌著,累了,瞇起眼,就在那機車座墊上睡了,彷彿一旁的爭奪與獵捕行動都與之無關。

自她考進研究所以來,就和另一位同學搶指導教授,耳聞找對了教授就可以順利畢業,前途光明。於是兩人把上課當選美,日日濃妝豔抹,極盡巴結阿諛之能事,工於心計,排擠對方。一天,教授對她們說:「不管你們倆到底在搞什麼鬼,總之別來找我!」她才終於了解,貓雖然只是在一台機車的高度,卻是一旁兩隻莽犬高攀不上的位置。

2008/5/9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討厭坐車,但我不討厭旅行,如果可以自己驅車或者走路的話。但生活中就是有很多不得已,最近幾周更是如此,北中南東到處跑,累得想殺人!我常想,為什麼總是我出動,而不是對方來找我呢?你一個邀約我就要浪費兩三天,但要是拒絕了難免被想成難搞或者沒同學愛,但我的老闆可不會因此原諒我作業延遲或者上課打瞌睡。我的荷包也不會因為同情我而自動變胖ㄧ些。我是米蟲,你們並不能理解,只會笑笑的說:來嘛,好久沒看到你了,來一起吃個飯如何?

我只是想問,如果哪一天我在遙遠的彼方,用同樣的方式邀請大家,你們會赴約嗎?我相信有一半一上的人不會,你們大多數人從來沒有我這麼灑脫。這是我自豪的地方,也是我失敗之處。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2008/3/26
從小我們被教育一個觀念:臺灣本來就是一個國家,只是稱呼不同罷了,中華民國,抑或是臺灣國都好。這個背景之下,每當臺灣在國際展露光芒,全國歡天喜地、同仇敵慨之情,都能夠感動人心,許多人想根留這片土地,見證青天白日滿地紅重登聯合國的那一刻。曾幾何時,政治人物經歷幾番激烈鬥爭,時勢卻偏向現實那一邊,國家的夢想離我們漸行漸遠,就算新任總統再怎麼樣想擺脫一中這兩字的包袱,但是國際媒體清清楚楚地將馬先生定位為「親中」總統;中國大陸,甚至世界各國也都依據公投投票率來認定臺灣不想獨立,他們並不知道公投低落是起因於國民黨的強烈抵制,而非人民真正的期望,無論如何,結果令人沮喪的。當立國希望越來越渺茫,國際間再也不會認為臺灣人是不畏強權的傲骨民族,只能說,我們在踐踏自己的尊嚴。有人樂觀地說四年做不好總統就換人,一但被誤解為「鎖國」的三通禁令開啟了,選舉人結構也勢必大大改變,在那種情況下,再怎麼選,「民主」都不會贏的!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生活中很多事情是以秘密的形態在穿梭著,有點像是捷運在地底下流動,地上的腦袋們可以感受到些許震動,卻不知道該如何過問。世界的秘密都是轉動著的,剛才在科索弗,現在也許在隔壁鄰居家的電視螢幕上,而人的秘密也是一直奔跑著,一旦當它們撞上了我,通常就只是改了方向繼續跑掉,我往往只能眼睜睜看著秘密們自顧自的忙著。然而我的思緒並不喜歡被碰撞,即使那會有什麼漂亮的火花出現也是多餘的,所以眼睛被分配以過量的工作,必須用力瞧,才能閃躲無謂的價值觀以及許多帶著誘惑的資訊,所以過了這樣一段時間之後,累的並不是盤根錯節的腦細胞,而是呆呆的、不知為何而費盡氣力的兩隻單純的眼睛。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