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16.運動不只為了流汗!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以前在電視機前看著HBL(高中甲級籃球聯賽)

聽到球評發瘋式的隨著球賽起伏

總覺得隔靴搔癢

也不知道到底是球評太誇張所以給我反效果

還是錄影轉播技巧不佳

同樣的問題卻不曾發生在NBA的轉播上

小時候即使不懂英文也不懂籃球

一樣看著一群用白人點綴的黑人們開心得叫又跳

不過,現在有機會親臨HBL現場

感覺完全不一樣

在歷史悠久的雄中體育館內舉辦的比賽

各地籃球名校角逐晉級名次

不只是球員們素質好拼勁佳

遇到南部球隊出賽時

啦啦隊後援會們在觀眾席上為球賽維持溫度

連裁判也進步成三人裁判

吹判時機越來越精準、尺度越來越公允

擔任記錄台工作人員的我

就這樣,在

一種瀰漫著青春汗水的空間裡

感受著

充塞人生百態的時光流動

記錄台非常忙碌

要操作電子大表,錯了教練馬上衝過來罵人

要記錄球賽記錄單,誰犯規誰得分都不能搞錯

要不斷重設24秒計時器,這是比電玩還讓人緊張的掌上型遊樂器

要寫下每一個球員的攻守記錄,誰誰誰試投、阻攻、籃板、失誤、抄截、得分

一堆嚇人的事件可能只發生在該死的三秒之內

要配合裁判員和轉播記者,偏偏裁判都不想等待,記者卻都想進廣告

靠!搞得記錄台連吃便當時間都沒有!

便當在桌台抽屜裡放到隔日發臭了才被發現(也許便當想被吃掉啊)

便當無罪,但是球賽最大

在HBL比賽時段緊張氣氛中

所有人都帶著猙獰的面孔

其實私底下球員教練裁判工作人員以及媒體觀眾都是可愛的

是什麼讓大家失去理智呢?

很簡單

當然是發臭的便當

噢~說錯了~不是啦

當然是精彩的比賽

球賽真的很精彩

希望籃球在台灣繼續蓬勃發展。

--



話說昨天我騎著超級霹靂子彈飛車去雄中

嚇到很多路人

後來才發現原來是排氣管破掉了

聽聲音會以為是砲彈大車

其實是一台起瘋的小綿羊啦,哈哈



又話說昨天在記錄台我突然問雨停小姐

「ㄟ,你不覺得這個體育館的天花板快要掉下來了嗎」

她說:「可是一直都是這樣啊」

果不其然

晚上突然兩次地震後隔天的報紙寫著:

歷史悠久的雄中體育館天花板不堪震動多數掉落

經工作人員清理之後比賽如期進行

恩,我該說什麼呢

請叫我半仙!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2006/12/12)



還記得1993年暑假,瓊斯盃女籃賽中日大戰三度延長加賽,坐在電視機前的我什麼都看不懂,視線卻硬生生的被黏在螢幕上,不想錯過任何一次幫中華隊歡呼的機會。日本隊派上滿場射手,中華隊防不勝防,偏偏日本隊在三分線外幾乎彈無虛發,不消幾個導傳就讓中華隊疲於奔命,只見橘色皮球以極高的拋物線飛出,「唰!」的一聲,空心入網,全場激憤得快要爆筋的球迷盡皆失色,彷彿世界末日到來,只覺一片黑暗。



那是個進攻時間30秒的時代,只要進攻隊有耐心,一定可以把防守方的陣腳磨到大亂,獲得大空檔輕鬆投籃,日本隊打的正是這種算盤。幸好中華隊人窮志不短,錢薇娟擁有極準的切入上籃與急停騎馬射箭功力,要切還是要投,瞬間判斷得毫釐不差,當時整個亞洲女籃界沒有人守得住,依稀記得是一記漂亮的中距離騎馬射箭,錢姐躍起時背後冒出金光恍若神助,時間逼住呼吸,球迷們的屁股幾乎都抬了起來,爭睹驚險一幕,日本隊即將到手的冠軍盃在第四節槍響前,就這麼翻倒了。



第一次延長,日本某某某子一記三分球和中華隊的兩分進算加罰扯平,不記得是誰投的了,也許是錢也許是齊璘又也許是蔣憶德,反正害日本隊又丟失機會,進入了第二次延長;類似的情況下又進入第三次延長;第三次,日本還是狂飛高射砲,那弧度真是嚇死人,或者說快要嚇死天花板上的燈泡,但是不知怎的,所有觀賽的球迷,似乎用盡靈魂用盡氣力來建築一堵氣勢高牆,就連不懂得籃球的我聽著傅達仁在麥克風前唉呀唉呀鬼吼鬼叫,都曉得這場球賽已經不是十個人的勝負,而是民族的戰爭。



想當然爾,中華隊最終還是帶著微笑和冠軍盃拍起了照,球員們臉上的汗水比獎盃還要閃耀,她們用團結與堅毅鋪設了一座籃球烏托邦,於是我開始摸起籃球,希望持著這顆圓圓的門票,也能有機會闖進自己的賽場。



同一個夏天,芝加哥公牛隊喬登亂飛狂舞,消滅鳳凰城太陽,連三年獲得NBA總冠軍,公牛擁抱冠軍盃、高舉冠軍戒的那一天,同樣歷經了三度延長加賽,才讓巴克利乖乖收拾行囊,回鳳凰城暗自飲恨。



球賽始終好看,我的球員夢卻越來越曲折。1993到2006,天真與任性漸漸不再適用於球場上,我可以當一個永遠的球迷或者啦啦隊,但是球員並不適用「永遠」兩個字。在我打球邁入最後一年的時候,以為終於可以在大專盃預賽上持著縮小成六號的籃球踩進每場正規賽裡,可惜時過境遷,鬥志隨著球變小了之後,在球場上似乎也跟著不存在,我僅僅是個練球才有用而比賽時隱形的球員,機會一直等不來,總上場時間平均下來四捨五入等於零。



於是開始在場邊反芻著辛酸與淚水,1993年我所看到的堅毅與汗水,全都腐敗掉了。複賽緊接著預賽而來,竟然偷偷開始期盼,一切都能在複賽之後結束。把有關籃球的年少輕狂都裝箱庫存起來,可能並不如想像中困難。



籃球變得燙手,越來越不想去觸碰,彷彿那是個火紅的烙鐵,時時提醒我還有正事要做,26歲沒有正式工作論文陷入膠著的研究生,往後的日子該怎麼過呢?繼續去摸那燙手籃球然後不休止地重複「練球──坐板凳──失落」的戲碼嗎?可是我早知道自己會是一個得不到教練信任的球員,早知道不會有人為了我到場加油,早知道家人朋友都繼續不支持,所有的無奈與苦悶都只能往自己肚裡吞,那麼,為何要自討苦吃?



媽媽說:「你是讀書人不是運動員。」某甲說:「你不是早知道自己沒有打球的身材嗎?」某乙說:「欸,你是打算念碩四嗎?繼續靠家裡養?」指導教授說:「準備好了再來找我。」馨說:「球隊不會為你的人生負責!」



這些話時時在我的腦子裡轉阿轉的,我試圖說服自己不去理會,也試著規劃某種看似不錯的前景來麻痺自己,但是,球真的很燙,對一個板凳球員來說,真的太燙了!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FIBA對於籃球規則在去年(2005)有些修正,

主要是在暫停以及替補(換人)方面:



1、若是要求暫停或替補是在執行罰球以後,發界外球球置於球員可處理位置前提出。如最後一次或僅有一次罰球罰中,應允許兩隊暫停或替補。



2、若罰球以後接著於紀錄台對面中線延伸線外發界外球。無論最後一次罰球是否罰中,應允許兩隊暫停或替補。

  (以上狀況是帶有球權的罰球情況下,例如吹判技術犯規或不合運動道德等等之後的罰球)



3、若是在第四節或者延長賽的最後兩分鐘允許暫停:

  *在有效的投球中籃後,非得分隊請求暫停。

  *獲得後場發界外球的球隊請求暫停。

  則暫停後的發球,應在紀錄台對面中線延伸線外執行。得以將球傳給場內任何位置的隊友。

  

  以上條例亞洲在2006年1月1日起開始實施。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久沒打桌球了,真的,好久沒打了

從小學中年級開始拿板拍(真的只有木板喔,這是練平推用的)

後來換直板,球開始帶旋

打壞兩支拍子後,改用刀板

而且要一面平一面顆

第一支紅平黑顆的拍子被偷了

第二支紅顆黑平的台產碳纖拍一直用到現在

嗚,好久囉,可是到高雄都沒有給它出場的機會

--

前言真多……

今天跟朋友去打桌球

沒想到球感維持得還不錯

旁邊那些天天打的阿伯阿嬸們還問我是不是校隊

「妳是校隊的嗎?」~~~~~~~~~

「妳是校隊的嗎?」~~~~~~~~~

「妳是校隊的嗎?」~~~~~~~~~

「妳是校隊的嗎?」~~~~~~~~~

「妳是校隊的嗎?」(我的腦子一直有回音XD……)

事實上

從來都不是啊!

雖然剛來高師大時觀摩了桌球隊一陣子

最後還是去擁抱籃球啦(大的總是比較好玩嘛!)

昨天把拍子拿出來時

灰塵掉了一地

那是拍子哭乾的眼淚嗎?

好吧我想太多

總之今天有人陪我打桌球很高興

就只是高興而已

耶!^o^y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木鐸盃球賽打完後,覺得身體有種「打開了」的感覺

就是一種比較勇於衝撞、視野增大的感覺

這一個星期以來,天天都有比賽

因為校長盃羽球與系際盃籃球同時舉行

兩項都報名的我,其實很擔心會遇到賽程衝突的狀況

實在很難抉擇該打羽球先還是籃球先

雖然我嘴巴告訴淑芬學姊說:「主業籃球,副業羽球。」

其實我的球技也不過普普

一直都只是愛玩而已,沒有很積極追求卓越的境界

我的籃球開始於國中一年級,大學稍微停擺

因為莽撞少年時不懂得保護身體,常常受傷

久了之後就變得怕怕的,怕再度受傷,怕不能再打球

到了研究所,驚覺離開學校之後恐怕就真的「不能再打球」了

於是參加校隊,從最基本的東西重新學起

從板凳開始坐起,告訴自己只要流汗不要流淚

一年來,也許在校隊裡我依然是個替補球員

可是在系隊中,上場時間明顯增加

系際盃截至目前打了兩場球(對美術、光通),都打得很開心

實在很喜歡在球場上奔跑的感覺

這就是我最愛籃球的原因

至於羽球,玩票性質,有人約才打

校長盃靠著隊友加持獲得亞軍,很幸運

可是羽球給我的成就感比籃球來得容易

有時候我需要用成就感來自我鼓勵

有時候我又想要在籃球場上磨練自己

兩種情緒在這幾天達到一種平衡

我才會對賽程衝突感到難以抉擇

還好,羽球告終

可以專心為籃球奮鬥

也為國文系女籃奮鬥

在校內,不管什麼盃都是系際比賽啦

不管什麼盃

都想拿來摸摸(貪心!)



大家都加油!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大專盃將屆,整個球隊變得心浮氣躁

連我這個神經跟柱子一樣粗的人都感覺到了

3/28-31大專盃,臺中僑光技術學院

4/1-2大中盃,臺北台灣師範大學

我幾乎整週都得穿著球衣,拍打著六號球

我是帶著愉悅心情期待下一週到來

完全沒想到隊長副隊長卻背負著勝敗壓力

好吧老實說今天練習賽上的插曲讓我嚇一大跳

兩個後衛竟然……怎麼說呢……在場上意見不合?

前幾秒我還沈醉在快攻上籃得分的氛圍裡

下一刻教練就喊暫停在場邊柔性訓話

說真的我覺得自己一直像個不懂事的小孩

每天時間到了就來玩球

不管是校隊或者系隊

我沒有抱著一定要贏的決心

總覺得自己有進步就夠了

其實不夠的啊(怒)

校隊就是要重視榮譽重視團隊

不然學校編列經費提供場地難道不應該得到回饋?

不然大家辛苦陪伴難道不應該答謝隊友教練經理?

今年隊上的戰力不如以往

大家心知肚明

希望在劣勢的情況下

至少能打出應有的水準

球隊是一體的

絕對不能潰散

人與人之間難免有些小小的摩擦

今天發生,明天就忘了吧

打球要快樂,才不會被壓力擠扁啊

我們出征僅僅八人(吧?)

缺一不可!

既然大家好不容易拿到大專盃門票

同甘共苦撐到現在

咬牙吧

要用堅忍的毅力

換取甜美的果實!

親愛的高師女籃,加油加油!

(國文女籃也順便集氣~加油加油~!)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27 Thu 2005 05:53
  • 視野

那天隊長突然叫我打後衛,一開始真不曉得如何是好。進校隊半年左右,從觀摩到上場,我一直把焦點放在前鋒的位置上。倒不是我有打前鋒的條件,只是因為我不夠高也不夠機靈,中鋒和後衛都沒我的份。於是那個晚上,當我站在罰球線外控著球,頭一抬,發現兩個中鋒就在我正前方,好像已經準備好接球上籃。而兩個前鋒在我左右,他們等著沈底或切入,得分的畫面在我的腦海中不斷重播,而我手中的球卻老黏在手上根本就沒傳出去。



我覺得我愛上這個視野,居中位置所能看到的,畢竟與偏狹的四十五度角大為不同。那喜悅震懾我不知有多久,甚至害我叫錯隊友的名字,傳出怪裡八七的球。我知道我的表現在其他十個人眼中,是荒腔走板的,沒有人注意我的糊塗是導因於喜悅,我自己也很清楚,往後我還是得乖乖安守於原先的位置。



也許這後衛經驗只是場短暫的夢,夢可以常作,但永不實現。在真正的比賽中,那視野不會屬於我,但我總希望,就算我只能站在四十五度偏左或偏右的地方,也要把那畫面複製到我的眼中。最近,複製與實見的視野讓我失焦,讓我漏球,將來會逐漸改善的吧,就像以前玩的3D古墓奇兵電玩,在頭昏腦脹的情況下堅持下去,最終都能過關。



張大眼睛,好好追逐夢想的視野,不要輕易放棄。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晚上去慢跑

空氣中,社區卡拉ok、戶外音樂會和鞭炮炸響聲是主菜

各家綜合烤肉味是副菜

於是我腹瀉

在第四圈跑完的時候衝去廁所蹲了幾分鐘

然後回到跑道完成剩下的十六圈

最後我比上次記錄慢了將近一圈

都是該死的腹瀉害的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等天一亮,我就要準備出門。

七點以前,我要把中正籃球場十個全場中的一個,據為己有。

然後坐在我佔據的地盤上,悠閒吃早餐、投投球,等待隊友到來。

等天一亮,我要迎接校隊暑訓最後一天,大腿拉傷的第四天。



練球的時候非常辛苦,連續十天,上午三小時、下午三小時。

六個小時中除了跑還是跑,不跑的時候是短休息、蹲馬步、重量訓練。

我不知道精神上是怎麼撐過來的,總覺得咬牙就能看見曙光。

可惜肉體失足落入地獄,於是拖著酸腫的腳去找醫師試著買出獄門票。



回想這幾天:

第一天,颱風假。

第二天,脫水。

第三天,左大腿抽筋。

第四天,嘔吐。

第五天,差點嘔吐。

第六天,嗯還好。

第七天,大腿拉傷。

第八天,部分練習、休息打雜、指導學妹。

第九天,同上,兼校外場地佔場。

第十天,未知(就是明天啦,期待天堂出現……)



其實我不是體力不好,也不是技巧太差,

沒法有始有終練完所有菜單,是因為太自以為是吧,

重量訓練的強度沒有拿捏好,然後狂跑之下,肌肉就發炎啦(哈)~

暑訓之前我還定時練長跑呢><<br />
照樣掛點……



好啦這是我的暑訓雜記,

很雜很雜的雜記,

跑動中的疲勞、投不進的挫折、小組快攻的壓力、傷兵名單的無奈,

一種很複雜的心情在腦子裡迴旋,

使我不想,也寫不出什麼具有組織結構的文章,

只是覺得,生平第一次的校隊暑訓,應該留下一點點記錄。



等天一亮,我要背起球袋,我要完成訓練,並結束這個暑假。

開學以後校隊會有什麼新的訓練方案?

已經開始期待了。

我愛籃球!

That's my life!



2005/09/09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28×15公尺的球場中,每位球員都應當有一雙翅膀,當他們振翅而飛的時候,便產生壯麗的波瀾。



  可是不是每一位上場的人,都有機會飛起來。有些人,譬如我吧,還在觀察自己能夠飛翔的空間有多大,還在擔心是否碰壁受傷的時候,已經被換下場了。於是我總是懷疑,是不是翅膀被人偷走了?還是不注意的時候被人換上了一副爛的、飛不好的?



  經常坐在板凳上偷偷計算,所謂的先發大將,從跳完球碼表開始計算的那一刻起,要經過多少失誤以及多少時間,才能進入狀況。然後我常常羨慕在場上奔馳著的她們,可以擁有如此多試誤的機會,可以不斷重新起飛,直到她們飛得好。我通常只需要一次失誤,就得把翅膀收起來,黯然走回板凳。



  於是越來越能體會,有些抱著熱情加入的新血,是在什麼樣的心情下遺忘了她們的翅膀;相對於男籃中,新人壓過老將的現象,也許男女球隊中翅膀生鏽的族群不同,相同的是,都有人的翅膀生疏了,最後失落。



  我的翅膀,也許還沒有飛的機會,但是我知道它們還在我的背上。太多的因素阻擋過我,終於在二十四歲的時候來到這28×15公尺的國度,如果我會因為那一點點挫折就收起翅膀,我想我一開始就不會來。



  曾聽造型師說,平常洗完頭就把頭髮梳順,出門的時候就不必花太多時間整理頭髮。球員的翅膀也是一樣,平常就要好好保護、練習展翅,當教練給我們機會的時候,才不會頻頻墜落。我樂觀地相信,遲早有一天,我們這些差點遺失翅膀的人,也都可以飛抵那夢寐以求的高度。



  翅膀從來沒有消失,其實一直在我們的背上。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的手指廢了,理由很簡單--籃球。本來昨晚大學部對特教系有場友誼賽,為了今晚計畫的三三特訓,友誼賽忍痛放棄,僅在一旁替學妹們加油。沒想到,今天三對三才剛開打,連球都尚未碰到,手就給對手的單擋夾住,我直覺地縮手以保護左肘,無奈動作不夠快,手掌還是給夾到了,然後被某人的膝蓋一頂,霎時咔啦一聲,左手食指全無知覺。我無心戀戰,很快結束,下場後跑到合作社要了冰塊來敷,食指慢慢變成紫色大冰棒,肥肥的痛痛的,但骨頭應該沒事……吧。於是,我兩天都沒打到球,這證明了一句名言:「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唉~~)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的左邊大概太累,醞釀罷工來表達怨氣。於是我在左手擦上萬金油假裝熱敷,左膝貼了一塊沙隆巴斯。這陣子開始慢跑的時候,就發現左腿比較無力,於是刻意拉大左邊的步伐,左膝受不了了,大聲嚷著不公平,資方不公!勞方抗議!而我的左手,是昨天打球時,一次激烈抄球時的碰撞而受創,那一瞬間,我左手掌上的微血管與小靜脈同時發出啪躂的怒吼,之後他們在手背上形成紫色阡陌,一使力就痛。這是兩個比較大的事件,其他嘮叨不停的還有老是抽筋的左小腿、微酸的左腰和近千度的左眼。難怪今天哼哼唱唱的時候,我的頭老是往右邊轉,右邊才找得到和音啊!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這幾天,得知許多打球的機會,加上盛情難卻,課業之餘,便盡量參與。



週三,學弟妹練系桌,我早到了,就跟數學系男生一起練,因為當時桌球室內只有他們在。



跟男生練的優點就是,他們重視基本功,正手擊球與反手擊球各練了一籃,然後是正反一籃、切球也一籃。



打到這裡,手臂已經有點僵硬了,動作過於固定的後遺症啊。後來要練抽球時,系上學弟妹終於出現,我就自動「移地訓練」。



有了女生,打球變成花拳繡腿的工作,大家都是打好玩的,一來一往好隨性。



我幫三位學妹擔任餵球員,有點無趣,剛才練基本動作累得半死,沒有運用機會實在太浪費,於是改跟學弟打。



這位學弟是桌保生喔,發球變化多端,看起來同一個動作,可是總讓我掛網或出界,我撿球撿得很爽,每撿一次都是一次學習。



不過學弟的個性緬靦,又只有一年級,話不投機,我們只好用球溝通,哈哈哈。



----

週四,碩一同學相約打羽球,他們說彼此球技不錯,於是又激起我的鬥志。



晚上七點,拿著我很少面世的可憐羽球拍,先到操場上暖暖身(怕上場丟臉),做了幾分鐘米字步與揮拍動作,才走進球場。



原本以為他們球技是我可以學習的對象,看了他們打幾球,我好像被澆了一桶冷水。原來大家都是半斤八兩。



其實打球不是為了得到獎牌,大家只是來流流汗,交誼切磋,抒解讀書上課的壓力。



我對同學的不認同就在於他們有種「誇大不實」的慣性,從許多生活面,事後都覺得他們的話,我在接收的時候,需要稍微打一點折扣。



孔子說:「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球技普通,大家可以互相求進步,不必說自己打得好。輸給我幾球的時候,也不需要「國手國手」一直叫個不停。



極度討厭這種感覺。



這場球我打得心浮氣躁,腦筋沒在轉,耗力不少,結果四肢酸痛,欠了好多氧債(加上前一天……)。



----

週五,躺了一整天,浪費時間還氧債、補體力,有種得不償失的感覺。打球還是要克制才行。



真懷念跟老友打球的感覺。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