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敏感的日子逼近著,我手邊的學分費繳費單,似乎提醒著,自立的我來得太晚。這二十多年來我唯一在做的事是唸書,可我也沒多認真在這之上。和我同齡的朋友們,有的成家有的公職有的在外面見識這花花世界,我還窩在自己的烏托邦,過著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



如果真要賺錢,我有多大能耐?自忖能勝任的行業,好像也沒幾樣。鎮日過目的書本總是在唱高調,生活的美感如果沒有經費堆砌得起來嗎?文學的討論沒有經費還能繼續下去嗎?讀書時肚裡空空,腦筋能幹多少活?我不曉得在基本生活開銷節節升高的當下,手上的繳費單是父母親多大的負擔?但能確定,如果要我自己賺自己讀書所需,絕對能打碎我愜意的學院派生活。



掐指一算,若要勉強自給自足,得兼上三個家教呢!目前實在有現實上的困難啊!想來,還是得依賴父母親一段時日了。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