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8/15 in Shanghai)



  霓紅與流光迎接來的黑夜

  吞噬星月

  十里洋場活了起來

  為群眾穿上舞鞋

  共舞激情探戈

  而臺灣來的雙腳跟不上節拍

  左腳踏在右腳上

  跌進百年弄堂

  瞥見老婦穿了寫著歷史的薄衫

  在粉牆黑瓦下乘涼

  她們執扇搖出濃濃上海話

  飄呀飄呀

  「儂心動了伐?」

  老上海的聲音沾在商廈DM上

  擴散出新舊交融的黴味

  百年來蘇州河與黃浦江水都無法洗去的

  特殊氣息

  同化了多少外鄉的血液 南的北的

  本是同根生

  何須再以同一支舞限制每一雙自由的腳

  何妨與我

  在夜的上海

  唱故鄉歌謠

  在百年老調中

  鑲嵌FORMOSA的吶喊














-----
創作者介紹

hannah+egg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