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梳劃過額頭,幾許白雪飄移眼前,蓬鬆黑亮的髮下,藏著不盡的新生與死亡,包括皮屑與思緒。我們來到凡間的那刻,便開始飄落,如皮屑般。那過程必經千萬風景,但亦可能三翻兩翻又回到熟悉的景色裡去。我們無從選擇方向,命運如風,捉摸不定。嘿,同伴們,落地之前和我一塊歌頌好嗎?唱一首關於宇宙生命的歌,用最美的微笑,回歸泥土的壞抱。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