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四月八日深夜,身旁有個貝比。

那是一隻從下午哭到深夜的黑色小貓

我從並排的機車夾縫中擠進手臂摸索

才把牠從車底拎出來,牠掙扎想逃。



從小我就知道,野外的小動物是不能碰的

一旦沾染了人的氣味,就會被族群排擠

麻雀也好,鴿子也好,小貓也好。

但是這一次我用半天時間確定牠的媽咪把牠遺忘了

於是子時剛過的渺無人跡的夜裡

只得下樓將牠拾回

免得涼了、餓了



這時候很多平時不用的東西都派上用場

穿壞的衣服一件、空紙箱一只、填充墨水附送的針筒

我用針筒餵食一點溫牛奶,牠不停扭動弄得滿臉都是

用濕紙巾擦拭的時候還在哭,不喜歡洗澡的壞習慣大概是天生的

然後我用舊T恤包覆牠,捧著撫摸著,終於安靜

我以為可以輪到我睡覺了,才一放下又開始哭

(褓姆真不是人幹的)

(尤其是當貓寶寶的褓姆)

(我可不想要一條破碎的魚骨頭或者頭歪頸裂的臭鼠當酬勞)

只好再把牠抱起來重新安撫,直到打呼

是的貓也會打呼,偶爾發出嗯阿嗯阿的聲音像是說夢話

這次,我盡最大可能輕輕將牠擺入紙箱

關燈,給牠一個微笑

可惜那還未睜開的雙眼什麼都瞧不見



明天,帶去給獸醫看看吧

在那之前,褓姆該好好休息

那隻全身黑漆的小不點,我想叫牠B仔

「嘿!叫你B仔好嗎?」
















-----
創作者介紹

hannah+egg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