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4/2

 搭高鐵北上,寫出來的字都在跳舞,一邊抑制跳動不停的手指,一邊注意著景色往背後捲去。一個不注意,走道另一端的大叔突地在我身旁空位坐下,身體向著我的肩膀傾靠,拿出一疊證件要我看。
 
 那一瞬間,腦筋閃過各種推銷的場景,不知道是要推銷日常用品、愛心義賣、健康食品,還是美妝用品?或者,大叔是要勸我加入某個宗教團體?這時候腦子裡又出現了各種勸善的畫面。又或者是詐騙?我看起來很好騙嗎?雖然外表不怎麼精明幹練,但也不至於是傻呼呼的吧?總之不會是看上美色,我並沒有那樣的東西。
 
 我忖著,伺機而動,大叔攤開他的證件,我瞥見上面幾行大字:某某醫院、某某診療卡、某某醫師蓋章、某某姓名身分……。耐心聽完他的說明之後,原來大叔剛做完放射治療,身體不舒服,經列車長同意後在車上躺臥休息。由於擔心我與他同坐一排,會對一個脫去鞋子大剌剌躺在三個座位上的老人感到不悅,怕我會覺得權益受損,因此特來解釋一番。
 
 大叔擔心我搭車心情受到影響,拖著疲弱的身體來向我說明,這是一種體貼;我卻一開始就有了負面的假設,看來,讓我不舒服的是我自己!真是有愧!

#
創作者介紹

hannah+egg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