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5日,弟弟坐上火車後傳簡訊,告訴我他正前往成功嶺。我有一種疑惑,那個因媽媽生病被強迫長大的男孩,似乎又長大了一次。我在他現在這個年齡,還在學校裡打混摸魚,整天捧著懸疑小說女法醫史卡佩塔及其他,唯教科書冷落一旁,老是要等到蓋上灰塵才想起它們的存在。但是弟弟卻一個人背起他有點稚嫩的行囊出發了,爸爸沒有為他擔太多的心,他前一天還罵過他,罵他為什麼不多待在家裡陪媽媽。然後老天發了一張遞補通知到家裡來。他走出家門,回望屋內兩個老人(事實上也還算不上老人)時,不知道是怎樣複雜的心情。我不知弟弟怎麼想,但是我替他感傷了一個下午。

2010年10月25日,朋友L於下午兩點產下一男嬰,母子平安。從她懷孕開始,我變時常注意L的MSN狀態,她寫肚子大了起來,我就想像她大肚子的樣子。她寫她胖了太多,要控制體重,我想起我媽懷我的時候也是水腫得過份。她寫她緊張,我也跟著緊張兮兮。她寫十月二十號之後隨時會有個人蹦出來,我就開始等。但這期間卻從未直接把水球或訊息砸過去給L,我空自擔心,沒有表現出來,二十年前初識時的淡漠,至今仍習慣著。我們的友情幾乎是靠共同朋友維繫著,我們關心彼此,卻又互相保持距離,這是一種極為特殊的緣分。我珍惜這樣的朋友,所以一接到她傳來的簡訊,有股暖流湧了出來。於是馬上回傳了祝福,以過去未曾有的速度。

仙台,秋之銀杏

創作者介紹

hannah+egg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