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是剛來柴山和猴子一起讀書的時候
有一天坐在教室吹著風
很靜而時鐘走的很大聲的下午
我寫了這麼一首詩寄了出去
隔了一段日子才發現
原來學校是不敲鐘的
時間原來是流動在我的意識裡

如果你願意讀一讀我的作品
請來這個網頁 http://www.pon99.net/phpBB2/viewforum.php?f=134 
現在還在決選中  我想不便在這裡刊出

內文在這邊 http://www.pon99.net/phpBB2/viewtopic.php?t=40943 
幫我加加油~
因為不知道什麼時候
我凝窒的腦神經才能再纏繞出另一首詩。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