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張我的臉幾乎隱形了,真棒)



花蓮縣玉里鎮內,台九線行經三民國小後在大禹加油站前岔路左轉,就是直達赤科山的一條產業道路。



赤科山得名赤科樹,日據時期日本人在山上種了很多質地堅硬的赤科樹,枝幹大的可以作建材,較為細小的做槍托,全都送往日本,台灣人反倒沒有利用到這種有趣的植物,在台灣,赤科山最有名的就是金針花。



每年八、九月,也或許到十月吧,是金針開花的時節,金針含苞時就要採收了,一但開花就只能觀賞用,也因為有整片山稜的開花金針,赤科山頂這偏僻的地方才有遊客願意上來。



我從家裡開車到達山頂,花了兩個多小時,而且這是我第一次開這麼陡峭的山路,把爸媽和妹妹都嚇死了。我極少開險路,上山時僅維持車速在二十到三十之間,再快我媽就要瘋了,山路十幾公里有十幾個急彎,路寬不及兩台車,最窄處還得單向通車,所以會車時,車上其他三個人就會大冒冷汗,怕我車太靠右會陷落水溝或山谷,又怕我車太靠左會與來車擦撞,偏偏我又覺得沒什麼,耳朵好像瞬間重聽都沒把話聽進去,ㄧ路被罵上山。



上山途中我一直偷瞄山下秀姑巒溪匯流處的水田景觀,近看是綠色,海拔越高往下看就越黑白,山上雲海相對得越來越清晰,捲雲片片,層雲飄忽,陽光從雲隙穿出的地方閃閃耀眼,雲背處幽暗晦澀,光影隨雲移而動,又隨山路的角度而有不同,我偶而指著風景說看啊好漂亮,爸爸說拜託妳給我專心開車。



ㄧ到山頂上我們就開始亂照相,爸媽和一位種金針的當地老太太攀談起來,我ㄧ想到剛才還在山下,ㄧ會卻在山頂,上山下海的感覺讓人有種征服感。後來我們請老太太的孫子暫放下鋤草的工作幫我們拍兩張照片,就揮手說再見,照著老太太的指引,我們看到旅遊書裡頭的那片金針。



隨著山頂起起伏伏的金針,是ㄧ叢ㄧ叢的,台九線上的油菜花田市金黃色的,金針花田則是橘子色的,遊客還不是很多的時候,花田裡偶然露出的人頭,是ㄧ種點狀的美,背後的山是層層的藍,越遠顏色越淺,雲還在飄,最淡的藍色是屬於天空的。



我不能想像當遊客擠滿山頭的時候是什麼景象,但我其實也像最粗魯的遊客一樣鑽進了金針花田把自己和背後的自然留在一張數位相片上,我還是沒有走到最深處,因為多走幾步,就會多踩傷幾株金針花。



由於下午三點才出門,在金針花田裡沒滾多久就六點了,山路沒有路燈,來山上走馬看花一番就得下山了。



爸爸用很快的速度開下坡,我貪看山谷變化與路旁果樹,相機玩著玩著差點暈車,妹笑我愛玩活該,我大開車窗山風吹亂頭髮,就這樣睡了一下。



快開到瑞穗時天慢慢暗了,剛才還在山頂上呢,眼ㄧ瞇回到了剛才俯看的谷裡頭,水田就在路旁,白鷺鷥飛起,高壓電線上的麻雀列隊欣賞黃昏,回家的路上ㄧ車人都很開心。



下次有機會,要去瞧瞧六十石山的金針!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