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先生的眉毛像外公,像日本人,像長眉道長,可能需要梳子來整理。他坐在白板前,吟吟地念著日文,偶爾抬起頭來看看環境,挑一挑眉毛,感覺空氣被刷過,本來想在朦朧中神遊,情境不允許,只好繼續跟著念一行行不知寫什麼的句子,還得輪流翻譯課本內容。老先生的步調看起來慢慢的、斯文的,其實是表象,而且沒有人可以改變這詭異的速率,面對十幾個學生求救的眼神與抗議的喃喃,老先生兩個小時上完進階課本其中一課,這是社區大學大概三週的進度,台下訝異得眉毛都緊張肅立,於是我覺得自己將要變成長眉派日文的手下敗將,或者恐怕進度跟不上,憂慮不已變成自暴自棄派,所以決定,就此告辭。日文三還是不適合日文一程度的人去上啊。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