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無法寫什麼充滿思想充滿邏輯的文章,好像每年都會有一段這樣腦漿水泥化的日子,有時長有時短,沒個準,也無法預期什麼時候腦子會重新活過來。不過至少這幾個月來,從五月到現在也九月了,經常性把時間拿來學習外語,而且覺得非常有趣。托福在這段期間也考過一次,雖然成績不佳,還是讓我得以通過中山研究生的畢業語言門檻,在往後三、四年的博士生活中,不必將英語置於讓人神經緊張的地位,這真是天大的回饋。在這樣小小的成就之後,我突然發現學語言是一個很有挑戰性的遊戲,重點是「遊戲」兩個字,我天天東玩一點,西玩一點,中英日德之間的差異與轉換,已經耗去一個月,我在頭暈目眩之際成長,有時暈眩得像置身於北極光乍現的黑夜,世界忽地亮了起來。有人說同時學多種語言會造成理解上的混淆,可是我們其實早就已經在混淆了,以我自己來說,國台客三個方言時常是混著講的,而且三者都不精確,老一輩的人常不懂我嘴裡喃喃的是些什麼,生活並沒有因為這樣有所滯礙。那麼,再加上英日德也無彷,反正要混亂,就混亂得更徹底些。簡單來說,最近的生活,就是在語言的混亂中度過的。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