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東提供的電扇,日漸增加我的焦慮,老舊的馬達每日扯著破嗓,訴說著告老還鄉的願望。於是我成全了它,到賣場買了個新的。



從來不知道電扇需要組裝,一直以為它是直挺挺站著不停搖頭的樣子。打開紙箱,拿出底座、馬達、扇葉……,忽然回到了小學時候。



身為女孩,我的第一個模型是槍,用二十五元買來,當時期盼著要參與街坊朋友們的警匪追逐遊戲。可惜BB彈還未有上膛的機會,母親眉頭一皺,那把模型槍就隨垃圾車走了。



我一直在拆拆組組之中尋找快樂。幾桶樂高積木、幾架飛機戰艦不夠,家中的芭比娃娃個個都遭到五馬分屍,連布偶也被開腸剖肚,散落客廳的電器零件原來是一個月前新買的電腦。高中讀了自然組,特別專注於生物實驗課的活體解剖。



我總是好奇事物內部的樣貌與機制,並且希望以自己的方式將其重新建構。可是模型拆了可以重組,生命解構了還能恢復原貌嗎?



有所經歷後,對於生命,我已經不敢輕易傷害。無論是人或者動植物,都不是可以拆了再組回去的模型,也不是說換新就換新的電扇。生命是神聖的,其中的靈與肉都不容許受到侵犯。














-----
創作者介紹

hannah+egg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