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手裡拿著鑰匙晃出家門,又晃進家門。鑰匙對我的生活而言,有如身上的脂肪,雖然沈重累贅,但是甩都甩不去。



鑰匙,是用來破解密碼的工具,房間的喇叭鎖是一種密碼,基因序列是一種密碼,女人眼神一眨可能是一種密碼,我有時封閉的心靈也同樣是一種密碼。最近很紅的小說《達文西密碼》,讓成千上萬的人沈迷於尋找鑰匙的遊戲中,可見密碼與鑰匙的關係,對其他人生活的重要性,不會比我的薄弱。



《碼書》,就是一本探索歷史上各種密碼發展的書,是密碼的進化史,同時也呈現許許多多成功破解秘碼的驚異旅程。



我也在尋找鑰匙的旅程當中,即使身上天天都帶著許多串不同用途的鑰匙,密碼還是不斷的跳出來,就像中毒的網頁一般。關於讀書研究,更是如此。



什麼時候我能夠找到解開聲韻學(一門具有挑戰性的課程)的鑰匙?或者什麼時候我才能打開藏著論文題目的盒子?也許駭客任務中的Key maker真的存在也說不定。除非不得已,我會先試著自己make看看,打造自己獨特的那一支!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