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燠熱下午

詩詞再曬便過頭

衣服卻以永不妥協之姿

維持溼度同其覆蓋之驅

不斷受壓榨的腦漿即將迸溢

蓄勢待發的奔逃意識

一但離去 便不再回來

那字裡行間的總歸是

校園生活所種植的大腦皮質

小腦只支撐平衡

以防記憶流散

卻因僅僅一季的夏的毒辣而功簣

空氣不知充斥何種詭異

文字漂浮 成一堆

尚且缺乏心血的心血

那些太黏太膩的片段

無法解說

於是亂度越來越大

最終 渾沌成一杯難以入口的咖啡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