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於2002/05/30)



竹林七賢中我對嵇康有興趣,並不是因為他形貌英俊高挺,嵇康的形象也不僅僅是外表上的特出。在嵇康的年代裡,人人勇於崢嶸,亂世之中有不少鮮明的人物,曹操是其一;阮籍是其一。



嵇康的人格特別高於常人,處於司馬氏政權之中竟然有蔑視「王法」的勇氣,簡單的說是他並不認同司馬氏的王朝,所以竟然在好友山濤勸其出仕的情況下,順水推舟寫了「與山巨源絕交書」。明眼人都知道,他的目的不是真的與山濤斷絕往來,而是表明與政權劃清界限的心跡。



如此說來,嵇康連內在都很「帥」!



嵇康的行徑可說是激進派的,因為他的舉動惹怒很多人,尤其是達官顯要受了氣之後,無不咬牙切齒等待報復之機。換個方面來看,嵇康也具有消極避世的想法,選擇了越名教任自然的道家思想,崇尚虛無之境,或者說多多少少有點生錯時代的哀嘆。這讓我想到古代許多文人雅士在不得意之時,也同樣採取老莊清靜自然以求自適,和蘇軾的赤壁賦「挾飛仙以遨遊」的心境似乎能夠呼應,我認為他們都希望自己能暫時脫離塵世,面對最真實的自己。



我對嵇康的瞭解並不充分,但是相信他高潔氣味一定感染了當時很多很多人,甚至在刑場上,竟聚集了三千太學生為他請命!誣陷他的鍾會看到這樣情刑大概已經氣得吹鬍子瞪眼睛,或者害怕一旦請命成功了,回到政治之中的嵇康會對他採取怎樣的報復行動?



嵇康並非恐怖份子的頭頭,而且憤世嫉俗的嵇康也不會允許自己有這樣的想法吧。嵇康最後在刑場上唯一的要求就是演奏一曲《廣陵散》,然後從容就戮。這一曲「千古的絕響」或許暗示著嵇康的殞歿是文學歷史上的損失,但是這一「絕」,嵇康的光芒似乎又更亮了。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