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懸明月的一個秋夜

翻身掉進夢裡的是二大娘

閃著半睜半閉的秀眼 看

屋裡屋外忙碌的二大爺

把貯滿月光的甕

左一甕、右一甕的,抱著

圍看窗外的梧桐,砌成了一個堡

妙哉!

原因是文之盲的二大娘,卻讀著

梧桐,讀著,甕。讀著

城堡,讀著,甕,讀著

月光,讀著

甕。

啊 讀著讀著,就讀成了,一棵

梧桐是個甕。一間

屋子是個甕。整座院落是個甕。

二大娘心喜若狂的,隨著月光走進甕

翻身裡在二大爺的睡夢中

驀然

醒成 月光。醒成 甕。



---台灣日報---台灣日日詩 2004/11/18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