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開:〈論江永的審音方法及其在古韻分部中的應用〉,《語言文字學》,2004第五期。



江永(1681-1762)的音韻學「三書」:研究古韻分部的《古韻標準》,研究今音學兼及上古音的《四聲切韻表》,研究等韻學的《音學辨微》等,是乾隆年間音韻學名著。三書共同之處,是用等韻學的方法審析音理。



李開首先討論「『某韻半』分屬歸部中的審音」問題,並舉出相當多例證。李開論云,以江氏與顧炎武比較,顧氏《唐韻正》是經驗材料的個別存在形態,而江氏《古韻標準》以審音輔助考古而得的經驗材料,審音本身的個別性特徵仍很強,而在《四聲切韻表》中,則已由個別上升到一般音理,又由一般統領個別(79韻字)。故以江永之棋高一著,批評顧氏「考古之功多,審音之功淺」,乃事理之必然。「某韻半」旨在由中古音經審音求證上古音,這正是《四聲切韻表》最重要價值所在。並因此衍生出四個問題:一、平上去入四聲調相承;二、入聲韻是否與陰聲韻和陽聲韻相承?三、入聲韻是否獨立?四、有沒有形成陰陽入三分相配?以上,一至三都是肯定的,而第四點則是「沒有」。



其次,李開論及「《四聲切韻表》經審音可擬得的古韻部」,在整個《四聲切韻表》內,「非某韻半」和「某韻半」是一對的,如果將「某韻半」放入相應的韻部,而將「非某韻半」看作單獨的韻部,則得到該表純粹經審音而得的古韻分部表,並可將它與《古韻標準》主要由歸納《毛詩》韻字而得之古韻分部表作對照。但由於《四聲切韻表》完全按《廣韻》韻目的順序排列,並沒有很明顯的界線區分古韻分部,故只能按韻目相近,開合等呼近同,而已標出「某韻半」的,就意味著分古韻為該部和他部、相承入聲的異同,以此作擬分部。李開並有實例說明。



最後,論及「審音及古韻系統」,李開云,學術界未有從《四聲切韻表》審察江永古韻分部的,而《古韻標準》平聲(賅上去)分十三部和入聲分八部是明載的。從上文對《四聲切韻表》的擬分來看,也能得出平聲(賅上去)十三部,因為從對《廣韻》的審音出發,得出開、合、等呼的分析,故此「擬十三部」比《古韻標準》明載的十三部要細密得多。



然江永的理論本身亦有所缺乏,李開總結為三點:一、缺少「以入聲為樞紐」的理論;二、須以「入聲為樞紐」來系聯、綜合成「陰陽入」系統;三、要能承認在這綜合性的系統中,能形成內部音轉關係。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