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報告的時候,對自己有很大的期許

有一點不小心,把律己這部分拿去待人

結果與同學有點摩擦。

我是不能忍受自己的完美主義為了與別人妥協

而倒向不完美,

對於身在學術殿堂的自己,

我期待自己身上散發出學者該有的氣息。

可是總有人不這麼想,

把研究所當成混學位的地方。

我們的期許不同,

於是有了摩擦,

好像是合理的;也像是自找的。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