扼要地說,我終於捐出第一袋血。



踏出一步的感覺真好,其實自己也有點不敢相信,厭惡抽血的我會走進那輛白色的大鐵皮盒子。踏實的心情隨著手臂上針刺的痠痛而存在,四年衛生教育訓練氛圍回到身邊,「做就對了」,對於助人這件事,做就對了,老師的話,言猶在耳,僅管最後我不在衛生教育崗位上。



助人有很多種,在學校教書是一回事,在醫療體系工作是一回事,有時候理想雖大但遙不可及,小小舉動更實際得多。曾經參加幾次鄉村、社區的健康醫療服務隊,每次的感動都讓我覺得,付出就是收穫。只是,在每一次和民眾面對面宣導過程中,感受到,唯有一個人急迫面臨健康危機時,才會重視自己的生命,社區服務的對象如此,課堂上聽課的學生們也是如此。我卻總是在他們毫不感覺痛癢之時滔滔不絕,告訴他們該如何預防如何保健,危急存亡的時候我能做什麼?



我不知道我能做什麼,曾經我抱著爺爺僵硬的軀體,看著他慢慢閉上眼睛,我不知道我能做什麼。



儘管我的一批同學們一定不同意,我仍相信,衛生教育應當是由具有專業醫療背景的人來擔任,因為他們不會僅止於口頭教育,還能夠實際執行救助,只要接受相當程度的教育理念,他們會成為更好的健教老師、衛教宣導人員。



這是我離開衛教的理由之一吧,生活中實際的行動已經夠了,關懷弱勢族群、參與慈善活動,以及捐血。我的熱血並不因為改讀文學而冷卻,反而是文學豐富了我。如果有機會當醫生,我會試試看,但那不過是空談。當下,我摸著一袋溫熱的血,我知道這樣的熱度,已經足夠。高中時軍歌比賽曾經高唱「熱血似狂潮」,如今終於感覺到了。



2005/10/18












創作者介紹

hannah+egg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lyic
  • COMMENT:
    熱血似狂潮?

    我們有唱過喔?

    怎麼唱去了啊?

    我現在一點印象都沒有,只記得黃埔軍魂和勇士進行曲XD
  • hannahegg
  • COMMENT:
    旗正飄飄,馬正瀟瀟

    槍在肩,刀在腰,熱血似狂潮

    ……

    唉呀我也忘了,反正兩年(?)的軍歌,共唱了四首(?)

    到底是怎樣不重要

    在選歌的時候也是會唱到的

    ^^(嘻)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