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雪白的、純潔的夢。

那麼圓、那麼美、那麼淺薄。

生機就在裡面久久地掙扎,

居然--並不容易啄破!



有了!有了以個綠豆般大的窗戶,

可是不夠,不夠把世界探索!

於是新生便在分裂中出現--

啊,春天!綠的大地,白的雲朵……



別老在原地守著、守著,

尖聲悲啼初生的潮濕和飢餓;

不管怎樣蹣跚也得爬出舊窠,

--藍天,藍天在呼喚未來的天鵝!



別了,我的蛋殼,

別了,我的蛋殼!

那殘碎得不可收拾的並不是我,

而只是包圍過我的狹窄和脆弱!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annahegg
  • COMMENT:
    該不會

    錢超英這個詩人的綽號

    也叫「蛋」呢?

    呣~

    如果是這樣

    我應該去跟他握握手

    (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