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許多人死得太晚,而有些人又死得太早。不過最教人感到怪異的還是這句格言:「要死得其時!」



要死得其時——查拉圖司特拉是如此教人的。



事實上,那些生得不得其時的人,怎麼可能死得其時呢?最好是他不要生!——我對多餘之人如是相勸。



不過,多餘之人也把死看得很重而煞費心血,有如最空的核桃也想讓人敲破。



每個人都把死當作一件大事,然而,死又稱不上是什麼重大的慶典節日,故而人們尚不知該如何來安排舉辦。



……



凡是追求盛名的人,應當適時捨棄那些虛浮的榮耀,而表現出難得的藝術——及時而退。



……



一個成年男人會比年輕人還稚氣而少憂鬱,因此他比較瞭解生與死。



自在地赴死,與死後得大解脫——當肯定已成過去,跟著而來的便是神聖的否定——他對生死作如是解。



朋友們,願你們的死並未瀆及人類和大地——我向你們的靈魂之蜜如是祈求。



但願你們的精神與道德在死亡之中仍能有如黃昏的落日餘暉般,照耀著大地,否則你們將會死不瞑目。



朋友們,我願如此地死去,好讓你們因我而更愛大地。同時,我也願化作塵土,好讓我能在生育我的大地上得到安息。



查拉圖司特拉確實有過一個目標,他擲出了他的球。現在,朋友們,請做為我的目標之繼承者吧,我將這個球傳給你們。



朋友們,我特別喜愛看你們擲那金球的情景,所以我還要在世上多停留一會兒——為此請原諒我!



查拉圖司特拉如是說道。



--

*摘自尼采:《查拉圖司特拉》,余鴻榮譯,台北:志文出版社,1984,p.113~116。














-----
創作者介紹

hannah+egg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