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忽然成為蒙古包的草原

一頂頂突出的帳

裝配一座座抵禦寒風的爐

炭火兀自跳躍著輝光點點

像是彆腳的華爾滋



草原的風粗魯而又

故意變換曲調

華爾滋的腳終於打結



火爐嘆息:

太冷了 滋~~~





--

P.S. 寫於現代文學課中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