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於2002/03/27)



洗澡的時候突然發現門是開的,外頭大排長龍都是等待浴室的人,驚恐伸出佈滿泡沫手要將門拉上,腦筋不知閃過了什麼念頭又緊急縮回,似乎用腳尖鉤上門,比較能夠躲開眾人狗仔似的眼。這一切過了將近一世紀之久,腦中思索翻轉著一切導致門敞開的理由,直到不再慌張,清醒過來之後,才發現根本就沒有門鎖。



這是一個夢。



在這個世界裡,人的一舉一動隨時都被窺視著。這是夢也是事實。



夢的產生不是沒有理由,佛洛伊德的解析也好,容格也好,或許這樣的一個夢,跟性的歷程、團體潛意識都脫離不了關係。



不想用過多的心理學理論來附會這個惡夢,只因為發現到就算是醒著,也都在重複著被窺視的過程。人的成長中,都會有一段時間以為自己是舞台上的主角,往往誤以為有人在注意自己。影響所及,部分的人會因此加重自己的表現,另一半的人則選擇退縮。但是,如果因為科技的發達促使個人的「舞台效應」變成強迫性的事實,那會是怎樣的情形?



軍事強國可以不用一兵一卒監視著敵人的動向,靠的是數顆盡心盡力的人造衛星;色情電影業者可以不用花錢請演員,而靠真實激愛賺進大筆財富;八卦雜誌可以不用反間計,套取珍貴致命的國家機密!〈楚門的世界〉真實上演,得利的是操控攝影機的人。那麼,這個現象是否說明了人被窺視得越多,就顯得越有「價值」?



有人因為這所謂的自私的價值,賠上金錢名譽;有人將計就計,用別人的窺探當作推銷自己的工具。後者想必是厚黑學中青出於藍的信奉者,但是這種人越多,表示社會越來越訛愚我詐,或許方圓百里,針孔攝影機的數量將逼近蟑螂數,然後人們就會發現,你不需辨認出哪一台攝影機正對著你,因為永遠也數不清,換句話說,永遠都沒有機會逃離舞台。



因為害怕自己必須敞開所有隱私,滿足他人的狗仔慾望,所以做了這場惡夢。夢的前後幾天正好是某八卦雜誌熱鬧喧騰的一週,本來想置身事外,卻在午夜夢回經歷了一場佈滿冷汗的靨。這或許也是很多人都有的感覺,而我們本來就已經是舞台上的演員了,只因是個跑龍套的,吸引不了針孔的聚焦,所以值得慶幸。



慶幸之餘,真實與夢境已經產生連結;慶幸之餘,我們仍不能逃避所有面對鏡頭的機會,如果可以,希望所有窺取私密的鏡頭,與攝影機背後的黑心人,都能得到應有的教訓。
















-----
創作者介紹

hannah+egg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