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間六點,在復文買了書,就為自己的衝動感到後悔。昨天買了《文心雕龍》之後,本週的零花錢所剩無幾,如今又送錢給書店,接下來幾天,只得吃肉燥飯與吐司度日了。



想著沒錢的日子,心中苦悶,暫時不想看到書,不想回家,當下決定到活動中心三樓演講廳出席吳晟演講。



吳晟最有名的作品要屬〈負荷〉,原因無他,因為從一九八零年至今,這首詩一直出現在國中課本中,在我出生的那一年,就是學校裡的教材了。



可是整場演說,主角並不是〈負荷〉,也不是負荷中的男主角(他的兒子),而是他的母親與他的家鄉。作為一個鄉土作家,他的呈現非常符合別人給他的封號。但是吳晟先生說:「我為什麼不是作家,而是鄉『土作家』?」引起許多笑聲,也讓我們多了一點省思。



吳晟先生的外表,就是一副莊稼漢的樣子,不高大,面色明亮,頭髮花白,頂上微禿。口音帶著臺語腔,講國語的時候徐緩,操臺語的時候語調異常活潑,像是整個人都明亮起來,宛如「晟」這個字的本義。



誰敢說他不像鄉土作家?誰敢否定他是真正的作家?他是一位被包裹在農夫外表下的詩人。



整場演說,雖然離主題「詩與散文雙重奏」有點距離,但是吳晟先生談笑風生的訴說他的創作歷程以及他的家庭,我從中擷取了關於台灣農村的生活片段,他們在時代下的苦,讓我感動之餘,忘記了自己手頭拮据沒好飯吃之悲啊。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當吳晟先生以臺語朗讀作品時,那種翻譯不出語言美感,激盪我的心門與耳細胞。



【雨季】吳晟

__抽抽煙吧/喝喝燒酒吧/伊娘——這款天氣

__開講開講吧/逗逗別人家的小娘兒吧/伊娘——這款日子

__發發牢騷罵罵人吧/盤算盤算工錢和物價吧/伊娘——這款人生

__該來不來,不該來/偏偏下個沒完的雨/要怎麼嘩啦就怎麼嘩啦吧/伊娘——總是要活下去



這是1975年的現代詩獎作品,當時吳晟先生用臺語在電視上吟頌,我們可以想像,當時電視前的臺灣人聽到的時候,心情有多爽。



至少,江霞一定爽。當時的新聞局長姓宋的一定不爽。這四個伊娘,怎麼聽都覺得意猶未盡。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