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華:〈《資治通鑒釋文》音切反映的濁音清化現象〉,《古籍整理研究學刊》,3,2005.5,頁73-77。



關於「《資治通鑒釋文》三十卷作者及其書」一目,作者論,史炤,《宋史》無傳,亦不見於野史,甚至清代官修《四庫全書》亦未收其著作。幸而清代著名史學家王鳴盛曾從一書商處,購得史炤《資治通鑒釋文》三十卷秘抄本,才使之流傳下來(參見王鳴盛《十七史商榷》卷一百)。



史炤,字子熙,字見可。炤博能文,讀司馬氏之通鑒,間有難字,必捨卷尋繹,淹移晷景;遇有疑難,求於本史,本史無據,則雜取六經諸子、釋音說文及古今訓詁之書,筋疲力盡,積十年之功而書成《釋文》三十卷,成書於南宋初年。其人經歷政權更迭,改朝換代,反映在其《釋文》的北宋末南宋初之注釋風格及音切特點,不僅在歷史研究領域具有重要意義,在注釋學乃至漢語音韻史上具有極其重要的研究價值。



而《資治通鑒釋文》三十卷中,濁音清化現象是陸華所欲討論之要項。濁母清化是漢語語音史上一項重要的聲母音變,早在隋代《博雅音》中就出現少量字例全濁聲母清化的現象,但多數的全濁聲母仍未清化。作者肯定,這項音變在宋代的大部分官話方言中已經完成。《釋文》的濁母清化亦不出例外。



濁音清化是指同部位的全濁聲母消失變為清聲母。換言之,濁母清化走兩條路線:一是全濁聲母消變為同部位的全清聲母;一是全濁聲母消變為同部位的次清聲母。《釋文》的濁音清化路線除此之外,還有不同部位的全濁聲母變為清母,這是由於《釋文》中聲母「類隔」現象引起的,此外《釋文》不同部位的全濁聲母變為清音,仍有少數不可用規律性音變規律解釋,這些統統被懷疑為方言現象。以下,陸華分母舉例,並繪製表格示之讀者,以顯清化規律。



至於《資治通鑒釋文》中濁音清化之因,陸華論及方言問題。史炤祖籍在四川眉山,地理位置上大致屬於現代西南官話所轄,而歷史上四川曾經存在客家方言島。通過對《釋文》音切的全面考察,陸華發現其聲、韻、調三方面均與宋代通語音系不合之處,因此斷定這些為方言現象。因而,《釋文》中全濁聲母派入送氣清音是完全可能的,「有移民史和現代客贛方言兩方面的事實可以印證」。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