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一

砂窗破了以致蚊子夾帶各家廚房佳餚的美味油煙以及那

各家作菜的手的主人的血來到了沒有冷氣溫度偏高缺乏

食糧簞瓢屢空收納不住熱血芳香的我的房間然後在俯仰

之間我的手我的臉我的腳被作以無法框限的紅色印象派

但畢卡索老不承認扭曲的亞維儂姑娘家其實也有扇破窗



之二

街角的碎玻璃片反射整條小巷光彩奪目以掩蓋她的容顏

是的她的容顏曾是碎片最忠實的顧客雙方瞹眛交情匪淺

青春的謊言在鏡子口中寫實當然鏡子那時擁有完整青春

可惜歲月將青春熟成年華在鏡像裡老去那完整於是破裂

街角星閃的破碎教她如何回憶眼淚遂擁有自己的分水嶺



之三

拾荒老人從電視營幕出走背著黑色塑膠袋延續幽闇旅程

行過一戶戶人家追隨少女們高聲祈禱直到身後裝滿故事

打開故事盡是以辛酸為筆以腐汗為墨揮灑出的潑墨山水

原來老人此生以傴僂之姿所背負的故事連半個字都沒有

只得低頭撿尋粗心遺落的妻小好替潑墨山水題首懺情詩



(2005/9/1)

(刊登於2005/10/17 e世代文學報,第486期)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