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屆南風文學獎新詩第一名)






反符碼的總統在符碼的時代下想出不是符碼又是符碼的鬼東西

自傳只是時間在閱兵

聲音被偷走

人的左邊和右邊永隔

他們說,世界剩下一邊

不存在的是肯定和疑問

所有存在的,都以刪節號代替……

自由……和平……人權……

欺騙是首要施政目標

最抒情的歌者只唱單音

人們在封閉的圓圈裡不斷前進





和平正在淌血

人在墳上討生活

命運不會因占卜改變

法院反序列印著人權

腐化與自私是訃文上的贊詞

斑駁的片語是下落的眼淚

不睡的小孩強迫安息

十字架浮刻作家之名

作家已死。

疑問是人們瞳中消失的語言





戰車在斷井頹垣中作畫

複雜交錯的布局找無春天意象

人說布拉格以春天聞名

我怎麼樣也看不見春天

只有宣布!宣布!宣布!

可以嗎?可以嗎?可以嗎?

真理已然粉碎

連墓誌銘都得送交審查





整齊的失序。

快樂的痛泣。



20050301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