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燭焰清楚

某人心中的舊識

明滅之間,俯仰

經書空白的那兩行似乎隱藏

生命的密碼



書寫方式需要反覆練習

筆劃在橫豎是否已經陳列所有

入世的可能

並且模仿爐香,從容

學習波磔的脈絡



直到瘦金體無法再瘦

墨漬才選擇被推散

如窗外之月,那時

唱經機因沒電而漸漸沉吟

默然的慈悲



譬如死亡

晨光任肌膚那隻蚊子

飽食而去,入夜

才明白關於黑影

應作如是觀



(2004年第三屆宗教文學獎新詩佳作)



【2004/12/01 聯合報】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