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於2002/08/30)



乍看之下,他的臉上戴了一副大方墨鏡,微微福泰的身軀罩著一襲淺藍襯衫,卡其色的西裝褲,還有一雙不能再亮的棕色皮鞋。就外表而言,他與一般街頭熙來攘往的老員工沒啥兩樣,但每個經過他身旁的過客,似乎都被他的舉動牽引了目光。當然,那深具磁性的吸引力不是發自於他那風騷的墨鏡,而是他筆下漫畫人物的活靈活現。



往來的駐足,不影響老先生的雅興,他坐在那位子也許有一會兒了,他點的飲料杯子已冒了不少汗。但是,原本專注的他,突然地抬起頭來,正好與隔壁桌的她眼神接觸,雙方都沒有迴避陌生人炯亮的目光,互相給予了友善的微笑。



其實,她已經觀察他創生了一位歌者,與一位舞者。



她喜歡漫畫,包括欣賞與創作,只是從來沒想過境界的極限,至少在他身上,她瞭解到所謂的「行雲流水」、「我手畫我思」,是她的半調子永遠達不到的境界。於是納悶著:這是天生的稟賦,還是經驗的累積?在兩人四目交集的剎那,她已決定去證實內心的疑問。



或許,他是老夫子的爹、政治漫畫的名家,或者是隱於新潮流的舊時代漫畫先驅!



「您好,方不方便跟我聊幾句?我對您的畫很有興趣。」



「可以啊,我隨意畫畫打發時間罷了。」



「請問您投稿嗎?」



「不啊!我不投稿,我的作品是有生命的,一旦投了稿,今天登報明天就進垃圾堆了!我不能接受!而且有很多人在收集我的畫呢,不需要投到報社。」



「可以告訴我這幅畫的意涵嗎?」



「這是人物畫,台北街頭歌舞秀,反應現實而已……對了,你看這張的小泉純一郎和布希像不像本人哩?」他指了指早先化好的另一張圖。



她發現那張正是速食店的餐盤紙,笑說:「像!真像!」「請問您貴姓?」



他的濃濃外省腔模糊了名字,她則因此得到了一張名片。後來,他連那兩張畫一併送給了她。



讀過名片,她內心卻微微失望著,因為,他並不是之前猜想的誰誰誰。



他是黨主席,「中華正統黨主席」(?)……。



他與她,不過是兩個陌生人,各自在汲汲營營的生活中,偶然間的交會罷了。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