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目A,頁58-59)



(p.58)

專注(Focus)



專注於比賽的球員,更有機會嚐到勝利的果實,裁判也不例外,他們必須明確知道球員的動作有沒有問題。當打擊手擊出滾地球,而跑者離壘,裁判瞭解關鍵時機將發生在進壘的剎那,就算跑者安全上壘了,裁判也要隨時做好吹判的準備。再者,當球員之間有肢體衝撞時,裁判必須立即對該衝撞的合法性做出表示,裁判手則上有句話值得細細循思:「無論有沒有做好準備,我都得站在場中。」



如果裁判的眼光緊緊跟隨著比賽,那麼比賽過程中就會有很多死球。這些死球使時間凍結,正好可以用來回顧比賽,判斷場上的情況,並且預測即將發生的事。在比賽重新計時前,試著預料教練們的策略。死球時間是裁判分析當下狀況的好機會。



專注,意為集中注意力,如同每位頂尖運動員做到的那樣,裁判必須全副心力於賽場上,不可分心。比賽中,總有各種莫名的喧囂在干擾裁判,尋找不被影響的因應方法,是每位裁判應盡之責。另外,疲勞、過度工作也會降低裁判的專注力,就好比你飽受尖銳而帶有嘲諷的口語砲轟時,總是心思渙散一樣。裁判所能做的,就是忽視這些負面影響,裝作沒有聽見。



冷靜(Be Calm)



賽場上、觀眾席所給予裁判的壓力,只會越來越多,當事情不對勁時,球員、教練和觀眾都會變得不可理喻。此時,裁判無論如何都得冷靜,沉著面對。若比賽中的狂暴情形越演越烈,就越要冷靜,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有時候比賽暫停能讓裁判頭腦清醒一下,雖然這樣會使比賽較為不流暢,但要是爆發衝突或者引起突發狀況,比賽照樣難以進行。在這些時刻,裁判們都不希望變得激動或者過於敏感,他們得努力放鬆自己。



藉由測量人類腦波,心理學家發現,人都不可能達到百分之百專注的心理狀態。比賽時,當五種感覺指標都達到零,心智才能以最快速度運作,然而卻可能使感官超載,以致無法長時間維持。這種極度專注的狀態使人們焦慮,接連而來的是進入昏睡,在清醒之前,整個意識就好像在漂流。體育裁判該做的是有效率地保持警覺,而不是把自己的腦神經繃緊。腦波活動的頻率能夠有意識地控制,經由情緒上自我安撫,以及經過訓練或規劃的行動模式。



從容不迫的心智過程,帶來的是平穩的態度。平穩態度(level attitude)一詞,來自飛行員訓練,在遇到干擾飛行時的強大力量時,能保持機翼水平穩定。「保持機翼平穩」這句話,讓體育裁判使用,也很貼切。



保持警覺有助於完成比賽,主動安撫自己是放鬆的法門之一。假定你感到喜悅輕鬆,你在賽場上的判決將會更恰當,好吧,就算問題發生,也能迎刃而解。「我本來就該負責,但我選擇採用平和的管理方式,不是命令式的,而是安靜適恰的。」



(p.59)

團體合作(Work With Fellow Officials)



裁判工作經常需要多人通力合作,獨自一人是敏感的。你的夥伴通常會告訴你他打算怎麼做,然後詢問你的意見。這不是個瞹眛的好時機,交換明確的看法、走位方式和吹判方法非常重要,還要能相互協助。一個足球裁判可能會這麼告訴你:「我喜歡待在距離控球員10碼遠的地方,並且與他保持平行。」假使你必須做你所不習慣的工作,試著和你的夥伴協調。沒有彈性的裁判是很拙劣的,因為他們無法配合其他人。



每項運動的規則中,都提示了特定位置上的裁判職權。賽場上,每個區域是執法裁判們「共有」或「分別」的,都經過討論且正式通過。舉例來說,身為壘審的你,要知道何時可以離開內野,以便觀察高飛球或邊線球是否被接殺、漏球或者其他狀況。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