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在看江文瑜的詩集

 她是誰?我哪知,不過是隨便借來的一本書

 一種偶遇吧

 就像昨天上午

 我闖入和平一路的木棉雨裡

 一股

 叫人不禁讚嘆的巧合

 我喜歡。



--

如果一隻蒼蠅掠過乳頭

她/他的複眼

看到一萬顆加州陽光踩過的葡萄乾

還是一萬粒九份礦山砂礫隙縫裡

紫色的芋圓?



假如一隻蒼蠅飛越乳房

她/他的複眼

看到一千支裝飾的倒立白玉瓷碗

還是一千支埋藏在玉山雲霧裡

盛滿小米酒的三角杯?



假若一隻蒼蠅降落在乳房

她/他的複眼

看到一百支進口XO的玻璃腰身

還是一百頂穿梭在農夫的影子上

被陽光覆蓋的斗笠?



一隻蒼蠅跌落在乳房

她/他的複眼

看到N粒新品種的改良木瓜

還是N粒金字塔美學原理

阿媽親手調製的肉粽?



還是她/他寧願閉起眼精

想像一位母親

哺乳時

高潮的偽裝

聽到母鯨在海洋千里外狂號



或只是靜靜躺下

成一座島,或一粒西瓜子

落在一顆聽說可以改運的痣上

告訴母親命運跟著放大了

         ——一九九八年九月十四日



(江文瑜:《阿媽的料理》,臺北:女書文化,2001,頁22-23。)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呱~
  • COMMENT:
    很棒的文章,

    我也喜歡 ,嘻

    我想要我們去書局逛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