曬燙的柏油路

將時間融化成濃稠的夏季

我在曬穀場

尋獲時間焚燒後黃澄澄的舍利子

而後

我將每一天

在白磁碗裡

憑弔遺失的光陰





台灣日報:台灣日日詩 

2004/11/13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