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唐中主詞:「菡萏香銷翠葉殘,西風愁起綠波間。」大有眾芳蕪穢,美人遲暮之感。乃古今獨賞其「細雨夢回鷄塞遠,小樓吹徹玉笙寒。」故知解人正不易得。

──《人間詞話.十三》



一、引用作品

1.李璟〈(攤破)浣溪沙〉

(1)創作背景之一馬令《南唐書.王感化傳》:「王感化善謳歌,聲韻悠揚,清振林木,繫樂部,為歌板色。元宗嗣位,宴樂擊鞠不輟。嘗乘醉命感化奏水調詞。感化唯歌『南朝天子愛風流』一句,如是者數四。元宗輙悟,覆杯歎曰:『使孫、陳二主得此一句,不當有銜璧之辱也。』感化由是有寵。元宗嘗作〈浣溪沙〉二闋,手寫賜感化。後主即位,感化以其詞札上之。後主感動,賞賜感化甚優。」

(2)創作背景之二《南唐書.馮延巳傳》:「元宗樂府詞云:『小樓吹徹玉笙寒。』延巳有『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之句,皆為警策。元宗嘗戲延巳曰:『吹皺一池春水,干卿何事?』延巳曰:『未如陛下小樓玉笙寒之句。』時喪敗不支,國幾亡,稽首稱臣於敵,奉其正朔以苟歲月,而君臣相語乃如此。」

(3)內容:上片即景生情,從景物中引起愁思;下片則懷念遠人。

2.屈原〈離騷〉:「日月忽其不淹兮,春與秋其代序。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遲暮。不撫壯而棄穢兮,何不改乎此度?乘騏驥以馳騁兮,來吾道夫先路!」



二、評論

1.胡仔《苕溪漁隱叢話》引《雪浪齋日記》:「荊公問山谷云:『作小詞,曾看李後主詞否?』云:『曾看。』荊公云:『何處最好?』山谷以『一江春水向東流』為對。荊公云:『未若細雨夢回鷄塞遠,小樓吹徹玉笙寒。』」(王安石誤認中主為後主)

2.唐圭璋《唐宋詞簡釋》:「夢廻細雨,凝想人在塞外悵惘已極,而獨處小樓,惟有吹笙以寄恨,但風雨樓高,吹笙既久,致笙寒凝水,每不應律。……陸龜蒙詩云:『妾思正如簧,時時望君暖。』中主詞意正用此。」

3.葉嘉瑩《王國維及其文學批評》:「從這些詞話我們可以看到,靜安先生對各家詞句的解說實在不見得都是作者的原意,而只不過是他自己讀詞時的一種聯想而已。」(上冊,頁333)



三、對照:十九、刪稿四十、刪稿四十一。



四、思考

1.王國維是由什麼角度出發,認為「細雨夢回」二句不及「菡萏香銷」二句?

2.如何由王國維對於「境界」的主張來看此首〈(攤破)浣溪沙〉?

3.「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小樓吹徹玉笙寒」、「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比較。

4.葉嘉瑩先生的評論,是否中肯?

5.如何判定葉嘉瑩先生論物我關係時,所謂的「衝突」與「對立」?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