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於20020828



有一次在整理相本時發現了一張泛黃,且四周已經被蠹蟲啃蝕得不像話的照片,照片裡頭有十八年前的我,以及一個因為歲月而逐漸被自己遺忘的年代。



照片開啟了宇宙間的蟲洞,讓我天旋地轉地回到過去,重重跌落在花蓮市民意二村托兒所;一間早已成為歷史的老式建築裡。



身後背著大大一包尿布,媽媽將我託付給老師後,就騎著機車上班去了,即使我多麼不情願接受這樣的安排,頂多也只能用沈默表達抗議。是的,我的年齡連小班都不足,我的身份就是「不可以欺負的小娃娃」,當小男生和小女生分成你一國我一國在玩遊戲時,我就是唯一的候補人員,我可以任意加入哪一國,只要他們有缺人。因此在托兒所中,我有時候因為加入男生國而遭受部分女生排擠,有時候又因為加入女生國而被男生認為沒有義氣。內心覺得怪怪的,但一直無法形容這是怎麼樣的感覺,等到大了一點,漸漸覺得自己是童話書裡的蝙蝠,在鳥類與獸類之間徘徊。



印象最深刻的體驗,正好是男生國和女生國因故發生嫌隙,我夾在中間,裡外不是人。後來兩方欲爭取人馬,希冀從人數上得到勝利(好死不死兩邊竟然勢均力敵),我被雙方拉扯,疼痛愈烈!



幼齡時期的爭端其實不算有多嚴重,可是牽涉到性別議題就顯得敏感許多,我希望與雙方交好只是因為朋友的道義,但是有那個幼童在講義氣?他們口中發出的惡言充其量是:



女生:「男人婆!男人婆才跟男生玩!」

男生:「臭三八!加入女生的是臭三八!」



現在想起來實在很好笑,但是身在當下必須有壯士斷腕的決心,委屈自己在「男人婆」與「臭三八」之間作個抉擇。



後來我選了臭三八國,反正有一群臭三八陪我;如果我選擇當男人婆,可就太……,畢竟其他男生都不能算是男人「婆」!



於是我就安安穩穩的當我的臭三八(其實我一點也不三八),一直到讀完托兒所。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