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大陸一樣,台灣新文學、新詩爭取面世的第一仗,是文學語言之爭,亦即白話文與文言文之爭。黃呈聰在1923《臺灣》雜詩上曾言:「白話文是文化普及的急先鋒,因此自今而後,我們要用這種最快速的方法來普及文化。」1923.4.5《臺灣民報》創刊號正式出版,全使用白話文,並倡設「白話文研究會」。漸漸地,白話文在台灣普及開來。而舊文學陣營對此變遷,沒有多大的扺抗力。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