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喜歡晚睡,卻時常無奈地等到夜半三更。就像現在,快要一點了,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做。



不敢說自己能夠今日事今日畢,有些事情沒做總是會有點心虛。例如隔天要上課了書包卻維持著上次回家後的樣子,沒有打開過;或者衣服堆成臭山還沒有拿去餵洗衣機;也許有時候會為了生出論文大綱而苦惱,更多的時候其實是為了構想未知的創作然後更加一事無成。



去年的現在我正準備大專盃籃球賽呢;去年的現在我早已經取得全國語文競賽資格;去年的現在我必須頻繁地到圖書館搬書翻書啃書。然而今年的現在,有同學說不懂我為何不能夠專注於論文;有學妹問研究所真的有這麼忙嗎;父母也在質疑我何時才能完全經濟獨立。



我好像很忙又似乎悠閒得很,書讀不完,大綱寫不出來,晚睡的理由很多,掛網敘舊聊天,或者練球完太亢奮都是。有一個原因是比較主觀的,我害怕今日莫名其妙的消逝,於是看著它走過,即使在那個當下那個夜晚根本什麼事情都沒有做。



又晚睡了,今天依舊很快變成昨天,整個白天我在屏東爬山,晚上練了球,汗濕了五件上衣,洗了兩次澡,看到遼闊的海際線,還有B一家人的笑臉。



衝著滿滿收穫,晚睡就晚睡吧,天亮後別賴床也就是了,還有很多事情等著我呢。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