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零時三十分左右:



「喂~呃……你知道我是誰嗎?」看看手機螢幕,打來的人不在我的通訊清單中,誰會這樣問?



「不會吧,╳╳╳,你竟然不知道我是誰!」我越來越疑惑,可是的確又是個熟悉的聲音,腦中出現兩個人影,該猜哪一位呢?



電話那頭的人等不及讓我猶豫了,接著說:「我是脆瑾啊……你難道不記得?」



「哈哈,我早就懷疑是你了,怎麼了,換了手機也不說,終於想到要Call我囉~」馬上轉移話題,化解自己對國中朋友淡忘的事實。



--


中午十二點半左右:



「喂~你是╳╳╳嗎?你知道我是誰嗎?」又來一個人要我猜謎,我正在吃米粉呢,趕著回去開編輯組會議,心慌的很,沒有心情猜。可是,這個聲音真的是來自我的朋友?這次的猜名題目好像更難了……。



「我是你小學同學啊,你不記得了嗎?」小學同學?要全部都記得才有鬼!尤其我這糨糊腦袋!



「對不起,我很久沒跟小學同學聯絡了,請問你到底是誰?我猜不出來啦。」



「我是陳配儒啦,想說很久沒跟你們聯絡了,想問看看你們的近況。」陳……,喔我想起來了,是小學時候就沒什麼交集的一位同學,高高瘦瘦長頭髮是我對她的印象。



--

我並不是交遊很廣的那種人,況且我是屬於比較「獨」的那種,所以當我接到這兩通電話時,心情是很複雜的。我會去想,她們為何打電話給我?是因為單純的想敘舊?今天是國定敘舊日?



當然這是不可能,可是我也不認為自己有什麼值得她們來回憶的部分,我在她們的人生中並沒有扮演知己好友的角色,充其量曾經「領導」過她們吧,也許一個「長期班長」的小小角色,讓她們在數年,甚至十數年之後,還會主動捎來一通電話。



曾經我的老師對我說過,她們認為我有責任在畢業之後作為同學之間溝通的橋樑,我每聽到一次這樣的話,都覺得是玩笑話。首先,我不認為自己撐得起這種責任。其次,我覺得我在同儕之中並沒有這樣的魅力。



可是今天,竟然有幾分認同老師的教誨,因為跟兩位同學聊天的過程中,我發現我的世界,比她們開闊得多,她們從我這裡得到的資訊,遠少於她們所給我的。



其實這不重要,我覺得最珍貴的是,我重新把兩位老同學捉住了,我們重新有了連結。



我知道她考上某大學物理系,覺得自己終於在社會漂泊後走回學術殿堂,有臉面對同學了,所以打電話告訴我。



我知道她六年前結了婚,生了兩個兒子,然後覺得人生不應該這麼狹窄,應該看看別人的生活,所以打電話給我。



我知道她在家變之後,徬徨無靠找不到自己的定位,所以我曾經刻意想聽她傾訴。



我知道她在學校裡頭,因為跟我們有成績上的隔閡而保持距離,所以我刻意在遊戲時跟她們一組。



也許我的些許的小動作給了她們一點動力,讓她們覺得我不是只站在山的頂端。我為自己找了幾個理由,希望她們不僅僅是因為我是班長而懷念我。



一整天,思緒都被她們的回憶,給割裂了,她們裡的「她」是哪一個她?其他人不必搞清楚,因為誰是誰,只對我有意義。



--

「鈴~~~」電話又響了,現在是晚上十一點多。



怎麼又是一通不知道是誰打來的電話?



「喂~別叫我猜,『請』直接告訴我你是誰……。」



--



*關於文中出現的名字,字都被我換掉了,不想造成她們的困擾囉^^。














-----
創作者介紹

hannah+egg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