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得回家,難得回到母校打球,回憶國中生活的種種。



我一個人胡亂投籃,一邊注意著圍牆邊急駛而過的花東縣列車,

過幾天,我也會是車上的乘客。



學校裡人事變遷,學生換了、老師退休了、連球架上的籃網,

也透露著新氣息,我在暮色低垂的黃昏時刻,找尋舊式的心情。



突然間,一條細瘦的土狗向我衝了過來,吠叫聲替這寧靜的校園

揭起危險的氣氛。仔細一瞧,原來夜晚已經來到,操場上運動的

民眾,都已在作離去的準備。



被狗嚇到的心情尚未撫平,但似乎了解,這條狗是要告訴我,

該回家了,夜晚的校園並不安全。



「我知道啦,讓我收東西,別再叫了。」

牠有靈性的等了我一會,接著又積極的靠近我、催促著我。

在我離開操場以前,狗兒都跟在我後面,只要我停下腳步賴著不走,

牠就開始鬼叫不停。



我促狹地笑著,因為從來沒想到會被狗趕出校園,原來在牠眼中,

我竟然是那麼需要被管的那種人。也許在他人眼中,我還是小孩吧,

連狗都這樣認為。



以後我一定會注意自己的安全,好嗎,狗大哥。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