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於2002/05/29)



花蓮,是一個狹長的行政區域,連貫南北的道路主要只有兩條省道,與一條鐵路。台九線與台十一線之間若要相連,必須開車一個多小時,然後你會發現,車輪的痕跡將海岸山脈給腰斬了。就是這樣單純而又別無選擇的地理限制,造成花蓮縣越南端,開發就越少的層遞現象。其中零星出現的人口聚集區,恰巧懸在台九線的沿線上,就像米粒長在穗上,也像小朋友排路隊,一個接一個,整整齊齊。



自小生長在花蓮,但我總是在花蓮市活動,因為父母的羽翼擋住了我向外遊歷的決心,基於安全的理由,我的「下鄉行」一定是有父母陪伴的,我去過富源蝴蝶谷,但是沒有仔細品嚐山川的風味;我到過瑞穗,行跡只出現在祖先的墳前與親戚的屋中。



終於有一次機會,藉著課業要訪問社區的原因,與同學計畫出遊,打算騎機車邊遊覽、邊做功課;不料老媽大力反對,只讓我乘坐老太婆才會搭的慢吞吞客運車,唉~~~「賽翁失馬,焉知非福」,也因為我們不能一路遊玩,才會有充足的時間認識瑞穗鄉富源社區。



我對富源最大的印象就是蝴蝶谷與油菜花,這次的遊歷,讓我了解關於富源的人文與歷史。富源的老人,活力十足;富源的青壯年,肩頭夠硬。他們的社區號召力更是一絕,我們只是四個二十歲的黃毛丫頭,卻有一大群白髮阿嬤願意來為我們跳舞,一跳就是兩首歌,我看他們跳舞時洋溢著笑容,頓時有股衝動也想下去跳,難道這就是富源社區的人文力量?



我們拜訪了當地林興華先生、鍾湧春先生,參觀了阿美族美食比賽、阿美族傳統防禦型建築的製作、也到了瑞穗牧場吃鮮奶烙、看乳牛偷尿尿、進入因颱風封閉的蝴蝶谷、掬一口馬蘭鉤溪清冽急湍的水、一階階爬上日本神設遺址,眺望山下的富源鄉村之美,遙指舞鶴台地蠟黃突兀的侵蝕山壁。最後還大剌剌的走上禁止登車的自強號,接受火車上乘客狐疑的眼光,然而心中卻只有一個字能形容:爽!



從沒想過我有一天會成為自己家鄉的客人,這種感覺真是奇妙。本來一開始心中一直有疙瘩,我們不吃不喝往來台北--富源,光車錢就要好幾張蔣公,當初怎麼想都不划算。來過以後,富源的熱情讓我發現自己的膚淺,能夠一覽這世外桃源,機會哪裡是金錢買的到的呢!



真的是收穫良多。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