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所第一天,有許多令我思量的事:



首先,我一直以為自己非本科系的背景,對於學習會有礙手礙腳之處,今天上課,才知道所謂的礙手礙腳,其實是劃地自限,我該更有自信的。上詩學時,同學自我介紹,竟然有位三十六歲的同學,這學期修了四十學分!且不論他到底修了哪些課程,以五專財金系插大,因熱愛教學,還加修小學學程,目前沒有工作,沒有家庭。對於他的就學歷程,我非常佩服,看到他,我完全沒有立場說我居於劣勢,反而應該要慶幸我擁有年輕、課程少的本錢。



但是說到年紀這問題,國內的教育體系為何會讓想唸書的人念不下去,卻又讓不想念書的人有資格佔據學術資源?國外我不瞭解,無從置喙,國內呢,我是不敢評論,因為自己從教育界滾了一圈,發現有許多灰色地帶,很難斷定是非黑白,只能偷偷的問,不知道何時能得到解答。另外也只能祝福那些「先工作,放棄學業」的同學、「一邊工作,一邊上課」的同學,以及「因為工作,年紀一大把才來完成學業」的同學,每一位研究生都有各自的辛酸,我應該滿足於自己的路,好好的走。



換了學校,也換了環境,高師的老師,卻一樣擁有學者的味道,不會比師大、台大的少。「文批」老師在課堂上介紹書目時,提到他過去的兩位恩師,一位福歸仙鄉,另一位卻晚景淒涼。曾經在師大課堂上聽聞同樣的故事,可是今天,不同的陳述者給了我不同感觸,因為我看到老師的眼睛朦朧了一下,喉嚨哽咽幾許。對於前輩有這樣的感懷,不是情動於衷還能有什麼解釋!老師雖然對學術執著,但不因為地位彪炳而忘記「重道」精神,本身就是在體現中國文人的氣格呀。



美學老師文慣中西,參考書目列出來有兩張A4,本想旁聽,於是放棄,明年再來!



南部人的辦事效率比北部差,絕對是造成城鄉差距的因素之一,但是在這樣的環境下,學校對面竟然有一間專賣大陸書的「若水堂」,台北市人文薈萃之地,那五六七八間大陸書專賣店的聚集處,竟無一間比得上若水堂的豪華氣派。其實台北的大陸書店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小有小的好,人跟書的距離近,可是如若水堂這般大的複合式書店,卻讓人有更大的視野,得以窺望對岸學術殿堂的高度。



南部真的比北部落後嗎?這要看看是那個方面了。有空,我應該去問問高雄人,對於前日報紙「遷都高雄」的看法。至於我自己,目前不予置評。














-----
創作者介紹

hannah+egg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