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騷旨格〉

唐.齊己撰         

  

※六詩

一曰大雅──詩云:「一氣不言含有象,萬靈何處謝無私。」

二曰小雅──詩云:「天流皓月色,池散芰荷香。」

三曰正風──詩云:「都來消帝力,全不用兵防。」

四曰變風──詩云:「當道冷雲和不得,滿郊芳草即成空。」

五曰變大雅──詩云:「蟬離楚樹鳴猶少,葉到嵩山落更多。」

六曰變小雅──詩云:「寒禽黏古樹,積雪占蒼苔。」

 

※詩有六義

一曰風──詩云:「高齊日月方為道,動合乾坤始是心。」

二曰賦──詩云:「風和日煖方開眼,雨潤煙濃不舉頭。」

三曰比──詩云:「丹頂西施頰,霜毛四皓鬚。」

四曰興──詩云:「水諳彭澤闊,山憶武陵深。」

五曰雅──詩云:「捲簾當白晝,移榻對青山。」又云:「遠道擎空缽,深山踏落花。」

六曰頌──詩云:「君恩到銅柱,蠻款入交州。」

 

※詩有十體

一曰高古──詩云:「千般貴在無過達,一片心閒不奈高。」

二曰清奇──詩云:「未曾將一字,容易謁諸侯。」

三曰遠近──詩云:「已知前古事,更結後人看。」

四曰雙分──詩云:「船中江上景,晚泊早行時。」

五曰背非──詩云:「山河終決勝,楚、漢且橫行。」

六曰虛無──詩云:「山寺鐘樓月,江城鼓角風。」

七曰是非──詩云:「須知項籍劍,不及魯陽戈。」

八曰清潔──詩云:「大雪路亦宿,深山水也齋。」

九曰覆妝──詩云:「疊巘供秋望,無雲到夕陽。」

十曰闔門──詩云「卷簾黃葉落,鎖印子規啼。」

 

※詩有十勢

獅子反擲勢──詩云:「離情遍芳草,無處不萋萋。」

猛虎踞林勢──詩云:「窗前閒詠鴛鴦句,壁上時觀獬豸圖。」

丹鳳銜珠勢──詩云:「正思浮世事,又到古城邊。」

毒龍顧尾勢──詩云:「可能有事關心後,得似無人識面時。」

孤雁失群勢──(詩闕)

洪河側掌勢──詩云:「遊人微動水,高岸更生風。」

龍鳳交吟勢──詩云:「崑玉已成廊廟器,澗松猶是薛蘿身。」

猛虎投澗勢──詩云:「仙掌月明孤影過,長門燈暗數聲來。」

龍潛巨浸勢──詩云:「養猿寒嶂疊,擎鶴密林疏。」

鯨吞巨海勢──詩云:「袖中藏日月,掌上握乾坤。」

 

※詩有二十式

一曰出入──詩云:「雨漲花爭出,雲空月半生。」

二曰高逸──詩云:「夜過秋竹寺,醉打老僧門。」

三曰出塵──詩云:「逍遙非俗趣,楊柳謾春風。」

四曰迴避──詩云:「鳥正啼隋柳,人須入楚山。」

五曰並行──詩云:「終夜冥心坐,諸峰叫月猿。」

六曰艱難──詩云:「覓句如探虎,逢知似得仙。」

七曰逢時──詩云:「高松飄雨雪,一室掩香燈。」

八曰度量──詩云:「應有冥心者,還尋此境來。」

九曰失時──詩云:「高秋初雨後,夜半亂山中。」

十曰靜興──詩云:「古屋無人到,殘陽滿地時。」

十一曰知時──詩云:「前村深雪裡,昨夜一枝開。」

十二曰暗會──詩云:「重城不鎖夢,每夜自歸山。」

十三曰直擬──詩云:「禹力不到處,河聲流向西。」

十四曰返本──詩云:「又因風雨夜,重到古松門。」

十五曰功勳──詩云:「馬曾金鏃中,身有寶刀痕。」

十六曰拋擲──詩云:「琴書留上國,風雨出秦關。」

十七曰背非──詩云:「山河終決勝,楚、漢且橫行。」

十八曰進退──詩云:「日午遊都市,天寒住華山。」

十九曰禮義──詩云:「送我杯中酒,與君身上衣。」

二十曰兀坐──詩云:「自從青草出,便不下階行。」

 

※詩有四十門

一曰皇道──詩云:「明堂坐天子,月朔朝諸侯。」

二曰始終──詩云:「養鶵成大鶴,種子做高松。」

三曰悲喜──詩云:「兩行燈下淚,一紙嶺南書。」

四曰隱顯──詩云:「道晦金雞伏,時來木馬鳴。」

五曰惆悵──詩云:「此別又千里,少年能幾時。」

六曰道情──詩云:「誰來看山寺,自是掃松門。」

七曰得意──詩云:「此生還自喜,餘事不相侵。」

八曰背時──詩云:「白髮無心鑷,青山得意多。」

九曰正風──詩云:「一春能幾日,無雨亦多風。」

十曰返顧──詩云:「遠憶諸峰頂,曾棲此性靈。」

十一曰亂道──詩云:「苦雨漲秋濤,狂風翻野燒。」

十二曰抱直──詩云:「須知三尺劍,只為不平人。」

十三曰世情──詩云:「要路爭先進,閒門肯暫過。」

十四曰康救──詩云:「傍人皆默語,當路好隄防。」

十五曰貞孝──詩云:「無家空託墓,主祭不從人。」

十六曰薄情──詩云:「君恩秋後薄,日夕向人疏。」

十七曰忠正──詩云:「敢將心為主,豈懼語從人。」

十八曰相成──詩云:「怪得登科晚,須逢聖主知。」

十九曰嗟歎──詩云:「淚流襟上血,髮變鏡中絲。」

二十曰俟時──詩云:「明主未巡狩,白頭猶釣魚。」

二十一曰清苦──詩云:「在處人投卷,移居雨著衣。」

二十二曰騷愁──詩云:「已難消永夜,況復聽秋霖。」

二十三曰睠戀──詩云:「欲起遊方興,重來遶塔行。」

二十四曰想像──詩云:「溪霞流火色,松月照罏光。」

二十五曰志氣──詩云:「未拋先達路,難作便歸人。」

二十六曰雙擬──詩云:「瞑目瞑心坐,花開花落時。」

二十七曰向時──詩云:「黑壤生紅朮,黃猿領白兒。」

二十八曰傷心──詩云:「六國空流血,孤祠掩落花。」

二十九曰監戒──詩云:「因思〈後庭曲〉,懶上景陽樓。」

三十曰神仙──詩云:「一為嵩岳客,幾喪洛陽人。」

三十一曰破除──詩云:「大都時到此,不是世無情。」

三十二曰蹇塞──詩云:「氣蒸垂柳重,寒勒牡丹遲。」

三十三曰鬼怪──詩云:「山魅隔窗舞,鵬鳥入簾飛。」

三十四曰紕繆──詩云:「日落月未上,鳥棲人獨行。」

三十五曰世變──詩云:「如何人少重,都為帶寒開。」

三十六曰風雅──詩云:「日落無行客,天寒有去鴻。」

三十七曰嗟嘆──詩云:「拭淚沾襟血,梳頭滿面絲。」

三十八曰是非──詩云:「須知項籍劍,不及魯陽戈。」

三十九曰禮義──詩云:「送我杯中酒,與君身上衣。」

四十曰清潔──詩云:「大雪路亦宿,深山水也齋。」

 

※詩有六斷

一曰合題──詩云:「可憐半夜嬋娟月,正對五侯殘酒卮。」

二曰背題──詩云:「尋常風雨夜,應有鬼神看。」

三曰即事──詩云:「翻嫌易水上,細碎動離魂。」

四曰因起──詩云:「閒尋古廊畫,記得列仙名。」

五曰不盡意──詩云:「此心只在相逢說,時復登樓看遠山。」

六曰取時──詩云:「西風起邊燕,一一向瀟、湘。」

 

※詩有三格

一曰上格用意──詩云:「那堪懷遠道,猶自上高樓。」又云:「九江有浪船難濟,三峽無猿客自愁。」

二曰中格用氣──詩云:「直饒人買去,還向柳邊栽。」又云:「四海魚龍精魄冷,三山鸞鳳骨毛寒。」

三曰下格用事──詩云:「片石猶臨水,無人把釣竿。」又云:「一輪湘渚月,萬古獨醒人。」

莆田蔡氏著《吟窗雜詠》,載諸家詩格詩評類三十餘種,大略真贗相半,又脫落不堪讀。丙寅春,從雲間了予內父遺書中簡得齊己《白蓮集》十卷,末載《風騷旨格》一卷,與蔡本迥異,急梓之,以正諸本之誤云。湖南毛晉識。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