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點半的時候還覺得自己可能會有個好眠,一點半醒來卻覺得已經睡了十年,再不想睡。起來打開廣播,聽著只聽音樂不聽話的中廣,三點半,起身,不再等待那久久不來的夢。



  大雨的夜晚能幹嘛?恨自己近來不知不覺養成的兩天一單位睡眠嗎?還是讀些書?寫些文章?做了幾個仰臥起坐後更加無聊,翻開抽屜看到前幾天胡亂塞入的高雄市地圖。



  於是津津有味看了起來,就只是平平扁扁的一張地圖。



  我喜歡地圖,但不像余光中先生那樣痴迷,我有的不過幾張,且都與自己生活息息相關。大概算一下,兩張高雄地圖,一張嘉義地圖,一張花蓮地圖,兩張臺北地圖,一張臺北捷運路線圖,一張全省公路地圖,一本台灣旅遊地圖集,和一張世界全圖。雖然就這麼些,但大多數已經被翻爛了。



  手邊這張高雄地圖,是九十二年來高雄考研究所時候買的,距今兩年多了,上面幾個用紅筆、藍筆畫上的圈圈,是我曾去過的地方,當然在這城市住了一陣子之後,很多地方不再需要事先查看路線,但閱讀地圖的習慣依然。經常,當手指頭沿著地圖上的路線遊走,沿路的風景會出現腦海中,然後會發現某個地方更改稱呼了,某間店面遷徙或倒了,某個可愛的公園很久沒去了,或者某條小路原來可以更快到達二輪電影院。我相信,我愛看街道圖勝過公路圖,因為街道巷弄是我生活的一部份,公路?等到我養得起轎車的時候再說吧。



  幾經蹂躪,我已經可以從我的高雄地圖透視紙背下的手心,因為破了嘛!圖上的阡陌交會處,便是缺口處,我弄丟了好幾個街區,深覺事態嚴重,趕緊拿出透明膠帶,蹲在地上黏貼斷裂的地圖折痕,彷彿這樣做,能夠彌補某些錯誤或者過去似的。



  那次來高雄考試,我商請一位好友陪同,從臺北搭乘半夜一點的客運南下,抵達高雄的時候連麥當勞都還沒開門!靠著一張地圖,我們到高師,又到了三多路百貨公司區。有時候想,當我在考試的時候,他是怎麼在烈日下打發時間?那年的高雄絕對不像今年那麼多雨陰柔,我非常確定。



  友誼這東西也許地圖上也找得到吧,尤其在這張破損的高雄地圖上。我手忙腳亂地黏貼,有些地方黏歪了,醜醜的不漂亮,但是啊穩固了就好。是啊,友情也是。



20050819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