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買宣紙了,我的兼毫毛筆正渴求著玷汙的對象。



在黑漆箱中封埋兩個月,或許有如一世紀之久吧。



毛筆不是聖者,它需要入世以滿足自我的表現慾。



於是乎,該買宣紙了,沾飽墨汁的毛筆難道不是上了鏜的槍?



而它們正痴心等待著獵物現身。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