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八日下午五點二十分,手機震動,看是妹妹打來的,順手就按掉,再幾秒就下課了,故不急著接。



同樣是五點二十分,老師宣告下課,大家好不容易鬆一口氣,沒想老師收了茶杯,提起公事包站起來後,又滔滔不絕開始講「李清照到底有沒有改嫁」的問題。我沒好氣的把筆記書本收拾起,再取消兩三次的來電,怔怔地望著老師。



接著,一個又一個的電話在右邊屁股口袋裡焦急呼喚,我開始有股不詳的預感,一看是爸爸打來,再也顧不得對老師的尊敬,抓著手機,越過整間教室,走出前門,按下「確定」鍵:



「喂~你在家裡嗎?」(咦?爸為何這樣問?)



「我還沒下課呢,怎麼會在家!什麼事那麼急?」



「要確定你好好的沒事啊!剛才有歹徒說綁架了我的女兒,我只有兩個女兒啊!怎麼可以給人家拐走了。電話裡面哭著叫媽媽的聲音好像是妹妹的,我和你媽差點就把錢匯出去了,幸好妹妹及時回電,你的電話也一直不通,真是嚇死人了,那些歹徒實在太可惡……對了,你都上課到這麼晚嗎,叫老師要早點下課……」



爸的聲音在發抖,我的心也用同樣的頻率被撼動。鐵青著臉回到教室,老師還在他的李清照……。



去年在台北實習,常看到集會時有幾位學生會臨時被帶到教務處接電話,當時我就感覺詐騙集團的猖獗與敗德,這些接電話學生,都靠著發達的電信系統安撫了受傷家長的情緒。可是,當我自己的父母成為詐騙的獵物,我們成為虛擬的誘餌時,根本不想,也不能用理性來面對這荒誕現實。當下,我的腦中除了空白,剩下的都是三字經。



詐騙集團用電話設局,我們用電話破局。我心疼爸媽為了我們要遭受割喉般的苦痛,我難過爸媽因為有我們而受到詐騙集團的注目。我悲傷自己生活在一個複雜的年代,我的生活好像少了電話,就會偏離正常的軌道。電信網絡帶來便利,也帶來暴力。我們都不自覺簽了契約,使用電話,就得接受契約。沒人注意到契約書中到底寫了什麼。



為什麼爸媽老是得擔心出門在外的小孩?為什麼妹妹不能安心吃頓晚餐?為什麼我不能好好上完一堂課?為什麼爸爸要說「叫老師早點下課」?我和妹妹已經不小了,爸媽依舊把我們看成高中時候,甚至是國小時候,我們什麼時候會在父母的心中長大呢?關於這些疑問,那些契約連一條都沒寫清楚。



電話到底帶給我們什麼?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