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22

 

荒廢德語將近兩年半,荒廢英語三年多,日語半年來沒有長進,從沒有認真學過客家語和河洛語,國語似乎也不是那麼標準。這種不東不西不成不就的語言狀態,個人覺得很有趣,日日處於語碼轉換的困境,生活也偃蹇得可愛。簡單地說,就是常處於會錯意的狀態,以及有在奇怪的點笑出來的症頭。有時候也因此覺得自己好像不是台灣人,誰叫我發音習慣慢慢變形了,應該說是歪曲了改不回來。

 

最近多了一個杭州來的室友,在她口音耳濡目染之下,腦子裡想的明明是幼稚園,嘴巴冒出來的是「藥園」,室友和五歲兒子視訊的時候,老把幼兒園唸成樂園,南京人小程曾說:「我雖然從小講普通話,但我們南方人還是不會兒化。」當時我總覺得是個案,沒想到杭州人的舌頭也捲不上。同樣是「幼兒園」三個漢字,北京人唸成兩個音節,台灣人唸成三個音節,杭州人室友唸成藥園,日本朋友唸成「有雞眼」,偏偏我有愛模仿的毛病,聽著學著,自己的國語發音也跟著爛了,變成奇怪的混合體了。

 

不過呢,能溝通就好,有自己的特色也不是什麼壞事。老闆要我加強英語能力,這樣下去,發音應該還會繼續偏移吧,也許一年之後,就變成阿撒不魯腔了,老實說還真是期待啊。

 

 

(Kaohsiung駁二塗鴉牆)

Kaohsiung駁二塗鴉牆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