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鑑文學作品當不宜孤立地看題材/內容/意涵,而須一併考慮其表達技巧/形式/風格,唯有達到一定的美學效果,才有資格稱為傑作。此外,在文學發展史上佔有承先啟後之功,不論是開啟文學運動或風潮,刷新文學體式,別出機杼,另闢蹊徑,手法戞戞獨造,技巧出神入化,形式完美無缺者,亦在特別考慮之列。例如法國象徵主義詩人馬拉美的詩篇,寫實主義的典範屠格涅夫的《獵人日記》、福婁拜爾的《包法利夫人》,心理分析小說的巨構《卡拉馬助夫的兄弟們》、把意識流敘述技巧發揮得淋漓盡致的《燈塔行》,首創魔幻寫實的波赫斯之代表作皆屬此類。
吳潛誠,〈觀覽寰球文學的七彩光譜──《桂冠世界文學名著》彙編緣起〉


--

今天,少見地用了非學生身分走進了表演廳,學生公關風姿綽約站在大門後接待,我像個草包似的,穿著帆布鞋POLO衫闖進去,還是被某些人認了出來,包括我的老闆。

劇目是:〈金大班的最後一夜──再見ㄒㄧㄢˋ,金大班〉,改編自白先勇作品。

我不是評論,只是想點心得,上面引用一段文字,也只是為了讓自己增加一些概念,不是要引證什麼,其實不看也罷。

金大班無疑是一部很棒的短篇小說,寫上海舞廳的盛景中,舞廳大班金兆麗的風華,但那風華背後是用生命的無常堆積起來的。後來金大班到台灣來,就算景物依舊,人事已非。但是在台灣的生活卻連景物都不再如過去一般,只能是無限感懷無線唏噓。

應華系改編金大班,主要斷在三個時代,四零年代上海舞廳的光鮮、六零年代台灣舞廳的疲態、九零年代老人的憶往。這三句是我自己串的,時間沒有問題,但我的理解釋站在主觀立場上說的。這三個年代不是順時編次而是交叉進行、前後跳躍,編劇在時空轉換的過程中下了不少功夫,把憶往這件事加上了層次,憶得遠些,情感就豐富些單純些;憶得近些,就無情些複雜些。學生作品能有這樣的表現,我覺得非常讚。

吳潛誠說:「評鑑文學作品當不宜孤立地看題材/內容/意涵,而須一併考慮其表達技巧/形式/風格,唯有達到一定的美學效果,才有資格稱為傑作。」我們看白先勇寫金大班,當然沒錯,但我看〈再見,金大班〉也是同樣感覺。這齣劇不只是有文學本子,還有精彩表演成份,所要表現的題材當然是特殊時代背景下特殊女子的一生,內容是她在舞廳內、外的兩個存在,意涵是一種人生哲理。另外在表達技巧上,這群大學生的台風、發聲、服裝都經過嚴格訓練,形式是舞台式的、歌舞式的,就風格而言是狂歡的悲劇,有些深而有些淺的。

簡單一句話,我認為無論內外,都深具層次,令人有無窮的遐想空間。

這些大學生並沒有受過專業戲劇訓練,但是他們把自己生命的一部分投入進去,眾心齊力把表演廳照得明亮,讓觀眾都看到了他們。嚴格說起來,許多地方都有瑕疵,如果要以戲劇表演的話語來談論的話,但我們不必這麼做。把白先勇的金大班作為文本中心,他們的表演是一場讀者觀點的詮釋,他們用自己的方式與原著對話、與其他的讀者對話,這樣就已經完全進入文學的場域裡了。

我很慶幸能到場欣賞,看到我所沒有過的青春樣貌,他們的生活如此多元,因而豐厚了我的。非常感謝。

仙台七夕祭煙火大會
仙台七夕祭煙火大會, 2010/08/05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white555
  • 從人生中拿走友誼,猶如從生活中移走陽光
  • ?????

    hannahegg 於 2010/10/30 02:0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