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手摸摸剛剪完髮的頭,左邊一個隆,右邊也一個隆,頭髮多的時候不曾發現的一件事,現在因為頭髮短得像個小男生而凸顯出來,如果我是光頭,肉色的腦袋瓜一定像個屁股,天冷時候頭皮乾燥發紅,就會像個紅通通的屁股,脖子上頂著腦袋,就像頂著屁股。

這也難怪平時老想些不務正業的廢事了,腦子像屁股一樣裝了很多屎尿,自然也不會有什麼清高的思想。從小不斷盤算著怎麼作弄別人,怎麼躲爹媽的教訓,怎麼鑽老師話裡的漏洞再反擊回去,也盤算著如何用最快的速度把作業寫完,然後肆無忌憚地玩樂,也常計算怎麼樣可以離家遠一點,這樣就可以整天懶散耍賴而沒有人在旁邊叨叨念。

大了以後,屁股腦袋開始想要把廢物排光,把爛思想壞點子惡作劇臭屁話都拉進馬桶裡沖掉,可惜不能像真實的腸胃一般有乳糖不耐症,如此一來喝杯牛奶就可以盡情排放,直到虛脫,不是很好嗎?但是往往新的黑色意念產生速度要遠快於清除速度,讀再多聖賢書也於事無補的感覺往往像一面鏡子,倒映著我的兩個屁股,分不清楚到底哪一個其實是腦袋。

但現在想想,頭上頂個屁股其實也不錯,反正也沒有理光頭的打算,腦袋披了頭髮,就像下身穿了褲子,怎麼看都是人模人樣,沒人會知道、也不會問起屁股的一天經歷了什麼,下面屁股規律地排泄,代表身體健康,上面屁股規律地清理,則是心智的增長,有無相生相死,期待一個完全純潔的腦袋太不切實際。

於是乎,很滿意自己長成屁股樣的腦袋。
創作者介紹

hannah+egg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