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是斷斷續續的想起,每隔三百六十四天想起一次的,在日曆當中圈點的日子。但是這一天下起雨來,明明應該是晴天的,為什麼要沾濕我的心情呢?原因是你的生日,還是因為你?


自由廣場上發了麥當勞,靜坐學生在心冷的天吃溫熱的麥當勞,國家涼颼颼的,漢堡填實茲爾多士的心,漢堡為民前鋒,漢堡是我們的總統,漢堡回應靜坐學生的需求。


梅克爾反中,歐巴馬親中;Hannah反中,Hannah的區長親中;七百萬勝選票有反中也有親中;日本表面不說話,裡子反中;韓國倒產了,算是反中;香港人說香港是獨立市,上海人也說上海是獨立市,深圳人民圍攻警局,西藏頭頭說還要來臺灣。但是蛆長說:不好意思喔,我們不獨立,是小小蛆,我們不打公安,也不歡迎西藏頭頭,我們擁抱兩千枚飛彈,我們迎接血染的大地,滿地紅上請拿掉七顆星,五顆就夠了。


蘇東坡說:「看完信請燒掉,免得招來禍患。」


有人放煙火呢,轟隆隆你聽到了嗎?就在我們相遇的城市啊。google map告訴我從巷口走到柴山大路上的文學院要一小時五十九分;從仙台車站走到東北大文學院要四十分鐘;但我想知道的是,從臺灣走到波鴻大學要多久?從腳下這塊土地走到視訊畫面的彼端,要多久?要等幾個生日呢?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