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火上升
想是那個對岸的雲林害的
台灣不需要那麼多雲林

聽馬可士說當他拿著槍抵著人民的頭顱
人民竟然就賭上那一個瞬間
把玫瑰插在軍隊的槍口上
多麼悲壯的畫面

多麼悲壯的畫面啊
是鮮血 還是鮮花
是你死 還是我亡
無論如何螞蝗都能在紅色的地毯上
捧腹而笑
創作者介紹

hannah+egg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